军事文摘

聚焦美国“海军未来兵力结构需求”听证会

作者:陈银娣 来源:军事文摘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2020年6月4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海上力量与兵力投送小组委员会召开“海军未来兵力结构需求”听证会。美海军作战部前部长盖里·罗海德、美国会研究服务处海军事务专家...

  2020年6月4日,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海上力量与兵力投送小组委员会召开“海军未来兵力结构需求”听证会。美海军作战部前部长盖里·罗海德、美国会研究服务处海军事务专家罗纳德·奥茹科以及哈德逊研究所资深海军分析师布莱恩·克拉克在听证会上分别发表证词,对美海军未来兵力结构发展进行了评估和展望,勾画了美海军未来兵力结构蓝图。

相关背景

  2016年,美海军开展大规模的“兵力结构评估”,确定到2035年建造一支由355艘作战舰艇组成的舰队,该目标被列入《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成为国家政策。但近年来,形势正在发生变化。

  一是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将中国列为首要对手,2017年版《国家安全战略》和2018年版《国防战略》将美国国防建设的重心聚焦于与中俄的长期战略竞争上,要求加大军事力量尤其是海上兵力建设,以应对中国快速崛起的海军实力。

  二是一些新技术、新概念取得突破性进展,如无人舰艇、无人潜航器、无人机航母、分布式编队、集群式作战等等,这些新技术、新概念为美军维持未来海上军事优势提供了更多选择。为此,美海军开展新一轮“兵力结构评估”,即“综合海上兵力结构评估”。此次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召开“海军未来兵力结构需求”听证会,也是为审议海军兵力结构规划做准备。

美海军作战部前部长盖里·罗海德证词要点

  美海军作战部前部长盖里·罗海德对未来海上兵力结构设计面临的挑战进行了分析,提出构建未来兵力结构的总体考虑。

  未来海上兵力设计面临一定困难。未来海上兵力结构发展面临以下多个挑战:准确预测竞争对手的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和军事意图;评估全球海军发展趋势,制定应对措施,为未来海上作战做好充分准备;对舰艇、飞机及重要作战人员损失的考虑缺乏深入论证和认知;与支撑可行性作战概念所需的特殊舰艇数量相比,在规划中过分依赖舰艇的总数量;低估盟国海军的规模等,这些都是被忽视的挑战。此外,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使美海军海上兵力发展更加复杂。

  听证会的三位主要发言人,从左至右依次为盖里·罗海德、罗纳德·奥茹科、布莱恩·克拉克

  美海军未来海上兵力的评估基于以下想定。对美海基威慑力量加大投资是必要的,将持续成为造舰业的首要任务,潜艇力量是美海军的制胜法宝。美国将不愿向海外派遣大量地面部队,但仍希望保持快速军事响应能力,其他国家也越来越不希望美国在其主权领土上保持大规模军事存在。中国和俄罗斯不断加大投资,其反潜作战能力更强。中国持续发展海上力量,扩大其海上活动范围,这将使美国在西太平洋甚至是印度洋的海上活动更加复杂,中国台湾地区成为军事热点的可能性也将增加。海上后勤是必不可少的,为来对海上运输的依赖也不会减少。在近期及中期,美国盟国海上力量结构没有显著改进,海上后勤也不会加强以满足美军后勤需求。相对于对手的发展,美国对于诸如人工智能、自主性、高超声速武器及防御系统等新技术的成熟和部署时间过于乐观。

  基于上述想定,构建现实的、可感知、可预测及持续的美国的海上兵力结构非常重要,应对美海军海上兵力结构进行调整

  对未来兵力结构的总体考虑。目前,美国国防预算面临巨大壓力,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使该压力进一步增大,但美军对可靠的海上力量的依赖持续存在,需要在以下几方面进行调整。

  对于水面部队,应采取“高低混合”搭配战略。西太地区需要高层级水面作战力量;“高低混合”搭配则适合中东地区;大西洋地区需要先进的水下作战能力,以监视俄罗斯潜艇并在必要时应对俄罗斯的潜艇作战。

  目前美海军水面作战人员和潜艇的数量不足,尤其已知的未来几年潜艇数量的下降更令人担忧。太平洋和大西洋的潜艇需求将加重美军负担。未来几年,美海军潜艇将在北极地区承受更大的压力。应继续贯彻“在一个特定地区部署一艘潜艇”的指导原则,否则将导致战备水平下降、维护工作不到位、作战能力降低。

  后勤保障非常重要。应更加重视海上后勤力量发展,依靠海上补给线将战争消耗品、武器和燃料运送至作战区域应占据更加重要的位置。

  海上态势感知、网络以及指挥与控制系统在监视、有效对抗和击败海上对手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无人系统可很好地满足这些需求,同时可从后方基地实施远程部署。目前,美海军在样机试验,以及无人概念及系统在舰队的推广应用方面进展异常缓慢,必须尽一切努力增加无人作战平台的数量并加快部署,希望给予无人系统项目更大的灵活性及风险承受能力。

  需要雄厚的工业基础以及具有技能、经验丰富的劳动力来保障获得上述能力。目前,美国的海军工业基础比较脆弱,必须提供充足的资金保障工业基础建设,且需要提供稳定的发展环境。

美国会研究服务处罗纳德·奥茹科证词要点

  美国会研究服务处海军事务专家罗纳德·奥茹科对美海军正在进行的“综合海上兵力结构评估”进行了分析,提出影响海上兵力结构调整的要素,并对美海军未来舰队兵力构成进行了探讨。

  美海军新的海军兵力规模目标将达到435艘。美海军官员在2020年初发表声明,“综合海上兵力结构评估”将确定一个新的海军兵力规模目标,即拥有约390艘有人舰艇和45艘无人及可选有人舰艇,舰艇规模达435艘。美海军未来舰队将采用更为分散的结构,包括减少大型舰艇的比例、增加小型舰艇的比例,以及建造大型无人水面舰及大型无人潜航器,舰队结构的这种变化将实质性地改变海军采购的舰艇类别及数量,舰队兵力结构将发生代际变化。

  影响美海军未来兵力结构的因素。一是未来美海军兵力结构需求受美军在世界各处所承担任务变化的影响。目前,特朗普政府时期的美军在世界各处担任的角色正发生历史性改变,这大大影响了美国防务计划、采办项目等方面的政策,舰艇数量无法满足海军新的任务要求。

  二是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范围的爆发将使国际安全环境发生变化,潜在改变美国在世界秩序、国际制度、全球管理、美国全球领导地位。

  三是中国的海军现代化努力将对未来美海军兵力结构产生影响。为应对中国海军的现代化,建议2030年前,美海军应:通过为美海军舰艇全寿命及维修工作提供资金支持,提高现有舰艇的备战能力;采购更多的飞机及导弹部署到现有舰艇上;对现有舰艇的雷达及其他作战系统进行升级。

  四是未来美海军兵力结构的可支付性。国会预算办公室对以往海军30年造舰计划的分析普遍表明,实施计划的成本要高于海军的估计成本。海军代理部长莫德利2020年2月宣布,海军将对其开支进行“严格”审查,目的是在未来5年将预算中的400亿美元从用于较低优先级的任务转变为实现和维持规模更大的舰队。

  新兵力结构评估下美海军可能的舰队兵力构成。新型水面舰艇兵力结构,按照海军现有的水面舰艇结构,大型和小型水面舰艇的比例为2:1。

  盖里·罗海德对美国潜艇未来数量的下降表示担忧

  新型两栖舰兵力结构,海军陆战队希望摆脱38艘两栖舰艇兵力目标以及陆战队远征旅2.0升级计划的限制,转向一种新型两栖舰艇组合。两栖舰兵力不仅包括两栖攻击舰和两栖船坞运输舰,还应包括其他舰,如远征海上基地舰和远征快速运输舰等E级舰、基于商用船体设计的舰船,以及无人水面艇等。在2021财年预算申请中,美海军已申请资金用于一种新的中型两栖舰的概念评估与设计,该型舰将能够支持分散部署、灵活机动和重复轮换,可支持由舰到岸的两栖作战。

  新型航母/空中兵力结构,美海军正考虑采用较小型或非核动力航母,弥补当前大甲板核动力航母的不足。小型航母即所谓的“闪电航母”,是一种通用型两栖攻击舰,装备由F-35B型联合攻击战斗机组成的舰载机联队。小型航母的另一个选择是,其航空部队将主要或全部由无人机组成。海军近年来正稳步推进无人机航母的研究。

  未来新型作战后勤兵力结构,更分散的舰队结构将增加作战后勤保障舰数量,包括油船、弹药船、干货船和军需补给舰,以及支援海上作战的海军作战支援舰,通过“更小型、更快捷和多任务运输”能力,增强当前的作战后勤兵力。

  未来新型水下兵力结构,除攻击型核潜艇和海底传感器外,还可能包括新的超大型无人潜航器,它可看作是一种无人潜艇。

哈德逊研究所布莱恩·克拉克证词内容

  哈德逊研究所布莱恩·克拉克建议,美海军在2045年应维持473艘有人舰艇、112艘中型无人水面舰、40艘超大型无人潜航器的舰队规模,并对每种舰型的主要变化进行了描述。

  新冠疫情给美海军舰队的管理带来了巨大挑战

  未来美海军的兵力规划将以“决策中心战”为基础

  以“决策中心战”为基础设计未来海军兵力。过去,美海军兵力结构设计建立在3种需求之上:一是从底层官兵逐级向上汇集的军事需求;二是通过对作战规划进行设想-建模-仿真所确定的军事需求;三是作战指挥官通过日常作战训练提出的军事需求。这种兵力结构设计模式已不适应未来的战略环境,中俄等国部署越来越多的先进传感器、无人机、低噪声潜艇、反舰导弹、水雷等武器系统,并发展新的作战样式和能力,对美海军造成严峻挑战。要想在未来与中俄等国的地区冲突中取得优势,美海军作战样式、兵力结构都必须由以“信息为中心作战”向“决策为中心作战”转变。

  “决策中心战”的制胜机理是,利用数量更多、机动能力更强的作战平台在更广阔海域内的机动,使敌方难以判别作战意图,难以确定打击重心和防御方向,从而陷入“决策困境”。为实施“决策中心战”,美海军未来应重点发展多平台分布式攻击能力、单平台防御防护能力、单个部队平台的多样性。

  2045年建设并维持625艘舰艇规模。克拉克建议,美海军应提高其分布式作战能力、攻击及防御能力,并减少成本,以支持海上机动作战概念。

  一是继续建造福特级航母并逐步替换现有航母,到2045年维持10艘航母的规模;二是维持77艘大型水面舰艇的规模,包括退役老旧的导弹巡洋舰,建造新型的导弹护卫舰,减少新导弹驱逐舰的采购;三是建造轻型护卫舰代替海军目前计划的大型无人水面舰,轻型护卫舰携带攻击性导弹,能执行海上保安和其他任务;四是继续生产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并使其具备发射导弹、部署无人潜航器的能力,到2045年维持61艘的规模;五是重新规划水陆两栖舰队,通用两栖攻击舰和多用途两栖攻击舰将主要运载海军F-35B,两栖船坞登陆舰和两栖船坞运输舰将用于非战斗人员疏散、人道主义援助和灾难响应;六是建设以小型油船、大型综合后勤油艇、军需补给舰、医疗、拖曳及救援船为主的后勤和支援舰艇。

  美海军从2019年开展“综合海上兵力结构评估”,目标是确定2045年海军兵力结构。美海军原计划2020年春季公布该方案,但由于美海军内部就未来重点发展大型舰艇还是小型舰艇,是否重点向无人舰艇倾斜等方面还存在分歧,以及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所带来的环境变化及经济可承受等方面原因,目前尚未公布评估结果,“综合海上兵力结构评估”报告何时发布尚未可知。

  尽管最终评估报告仍未公布,但舰队持续扩大已成定局,未来的舰队将规模更大、更加分散、更加灵活。此外,上述3份证词均明确无人作战舰艇在美海军未来兵力结构中的重要作用,未来美海军将拥有规模庞大、种类多样、功能完备的大中型无人平台,平时对关键海域实施抵近侦察、慑阻潜在威胁,战时实施火力打击,提升体系抗毁伤能力。

  摘編自国防科技要闻

  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刘靖鑫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美国海军开始建造第4艘远征移动基地舰

    美国海军开始建造第4艘远征移动基地舰

  • 北洋海军的辉煌与没落

    北洋海军的辉煌与没落

  • 圣路易斯号近海战斗舰交付美国海军

    圣路易斯号近海战斗舰交付美国海军

  • 立体登陆主心骨

    立体登陆主心骨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