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

走出高成本治理陷阱

作者:吕德文 来源:华声 202008期 时间:2020-10-18

近些年来,基层治理日益凸显出一大问题,无论上级还是基层,都陷入了“花钱办事”的陷阱中不可自拔。所谓“花钱办事”陷阱,是指上级部门每每布置一个工作任务,首先想到的是向...

  近些年来,基层治理日益凸显出一大问题,无论上级还是基层,都陷入了“花钱办事”的陷阱中不可自拔。

  所谓“花钱办事”陷阱,是指上级部门每每布置一个工作任务,首先想到的是向财政部门要一笔经费以保障工作的推进;基层落实任务,首先想到的也是要想尽办法筹集资金。简单而言,在基层治理过程中,似乎没钱就不能做事。乃至于,很多过去习惯于不用花钱的事,也成了必须花钱才能办。概言之,没有钱,一事无成。于是乎,基层治理成本越来越高,并且还有不断发展的趋势。

  具體而言,“花钱办事”陷阱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消解了基层治理的自主性,不少基层政府成了“二传手”。其主要工作从过去的统筹资源,通过群众工作开展基层治理,变为向上申请项目资金,单向度地服务群众。

  二是养成了基层对上不对下的工作作风。由于基层丧失了自主性,基层治理的动力机制主要源自上级的正向和负向激励。因此,基层治理慢慢悬浮于基层社会中,无法及时主动地回应基层需求。哪怕是为民服务,也是源自上级的压力,而非源自自身的内在动力。

  三是养成了基层“等靠要”的治理逻辑。这些年来,不少基层政府、群众性自治组织和群众,都在无形中形成了等靠要的思想。群众有问题,习惯于找基层组织和政府解决;基层组织和政府有难题,也习惯于向上级反映。于是乎,基层治理在等靠要的循环中弱化了治理能力。

  最近10余年来,国家教育、医疗、养老、文化等公共服务不断下沉,成了基层重要的政府职能。客观上说,绝大多数公共服务下沉是有合理性的,公共服务的便捷性和可达性,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也无形塑造了“花钱办事”的正当性。

  理论上,公共服务的资金来自上级,受益者是群众,基层容易形成一个误解:既花了国家的钱,又服务了百姓,何乐而不为?因此,一旦有公共服务项目,基层都以不拿白不拿的心态去争取,并未去细想争取来了以后,如何用好这些项目。基层治理也容易陷入包办代替的工作方法。

  近些年来,基层治理出现了一个倾向,就是不断强调政府的责任,简单地将基层事务纳入政务范围,并通过网格化管理、市长热线等技术平台,迫使基层“接诉即办”。结果,基层政府的治理能力是提升了,但公共治理水平往往降低了。群众哪怕有一丁点儿“小事”,首先考虑到的不是自我解决,或通过自治组织自我管理,而是要求基层政府处理。

  由于基层事务大多是细小琐碎、难以定性的事务,大多数“小事”源自人们的生活习惯,社会关系失调,这也就意味着政府无论怎么解决“小事”,“小事”都会源源不断地产生出来。因此,只要政府“花钱办事”的逻辑没有改变,治理成本就只可能上升,不可能下降。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失信惩戒如何板子不偏

    失信惩戒如何板子不偏

  • 治理住宅小区停车占用消防车道问题探析

    治理住宅小区停车占用消防车道问题探析

  • 用“制度获得感”激励改革

    用“制度获得感”激励改革

  • 返乡农民工遭遇创业“门槛”

    返乡农民工遭遇创业“门槛”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