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

田文镜:从赈灾救民到匿灾误民

作者:林乾 来源:华声 202008期 时间:2020-10-16

说起清朝田文镜的仕途经历,堪称“出奇”。而最令人唏嘘的是,他得到雍正皇帝重用,是因揭发山西匿灾不报,而他最后失信于雍正和河南地方百姓的,竟然也是匿灾不报。赈灾救民获...

  说起清朝田文镜的仕途经历,堪称“出奇”。而最令人唏嘘的是,他得到雍正皇帝重用,是因揭发山西匿灾不报,而他最后失信于雍正和河南地方百姓的,竟然也是匿灾不报。

  赈灾救民获升迁

  田文镜是汉军旗人,康熙元年出生,22岁正式走上仕途,经过40年为官,在康熙朝做的最高官位,还是一个从四品的中层官员。升迁的路,慢得“出奇”。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到雍正即位时,年过花甲的田文镜,已经准备收拾行囊,告老还乡了。但他的仕途生涯却因一次再平常不过的差事而完全改变。

  按照惯例,新君即位要告祭山陵。田文镜前往告祭的是西岳华山。正是这一次告祭,给他的仕途带来“四级跳”。因为他向雍正讲真话,揭露山西匿灾不报,而且还征比钱粮。

  雍正元年,北方出现了少有的旱灾。雍正对此非常关注。自康熙后期,清朝就有“雨雪粮价”的奏报制度,而对灾害的奏报制度要更早。山西巡抚德音接二连三奏报山西雨雪充足。他在正月奏报说,山西普降大雪一尺多厚,百姓都說:许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大雪,全省麦子必获丰收。

  雍正从两个可信的渠道,验证德音匿灾不报,说了假话。第一个人是年羹尧。他于正月进京,沿途看到山西各处百姓流离失所,异常萧条的景象,经询问是因为闹旱灾的缘故。如果到了四月底,再不下几场大雨,即便赈济,都怕来不及了。

  第二个人就是田文镜。田文镜告祭华山回京,已是四月十四日的事情了。雍正向他询问沿途经过地方的情形。田文镜一直摇头,回奏说:山西平定州、寿阳县、徐沟县、祁县等处,雨泽歉少,民间生计维艰,汾州府属地方,得雨亦未沾足。而地方官现在仍然在征比钱粮。所谓征比钱粮,是采取强制手段,把没有缴纳钱粮的纳粮户,关押在衙门里,由吏胥逼迫缴足钱粮后才放人。此举最易引起民变。

  雍正感到事态严重,命田文镜会同巡抚德音,率领地方官员速行赈济。

  但德音还在为自己辩解,振振有词地说:定例收成五分不为灾。况且夏灾六月奏报,秋灾九月奏报。目下还不到报灾的时候,臣岂敢说谎?!

  而田文镜雷厉风行,次日一早就上了路。到了省城太原,巡抚德音却以主持考试为由,拒不见田文镜。因此山西赈灾事实上由田文镜主持。他立即行文给平定州等四州县,让他们赶造花名册,登记赈灾人户。经过一个月的紧张工作,四个州县共有大小男妇13万人得到赈济,发放赈济粮一万石有余,赈济银一万多两。

  田文镜的担当有为和精细高效,得到了雍正的极大肯定。雍正随即把德音解职,山西巡抚由内阁学士诺敏补授;布政使森图革退。

  通过山西赈灾,雍正开始考虑对田文镜这位敢讲真话、能做实事的从四品官员,委以重任。雍正最初的考虑是在朝中提拔。但山西的灾情远远超出最初的估计,也不是最初的四个州县,而是蔓延到全省大部分地区。这样,诺敏在四个州县没有完成赈灾前,就向雍正奏请,把田文镜留在山西,继续赈灾。雍正却有另一层考虑,即由田文镜接任山西布政使。他在诺敏的密奏上朱批:田文镜到后,朕将擢用于京城显要之缺。田文镜人若何?心地品行若何?当雍正接到诺敏有关田文镜“人勤勉,办事亦可”的肯定后,立即命田文镜署理山西布政使,并对诺敏说:田文镜将本年山西之事奏后,朕方知拯救了五六十万生灵,想必山西百姓很感激他。

  至此,田文镜到山西赈灾4个月后,由从四品的侍读学士一跃而成为二品的省级大员。赈灾完成后,田文镜正式出任河南布政使。9个月后,出任河南巡抚,成为开府一方的封疆大吏。

  匿灾误民

  田文镜仕途发迹,是因为直言山西匿灾不报。可悲的是,田文镜晚年逐渐昏聩,丧失了官德与操守,没有善始善终,他失信于雍正与河南百姓的,竟然也是匿灾不报。而且,田文镜匿灾时间很长,涉及范围很广,成为他一生为官难以洗脱的污点。

  雍正八年,河南灾情严重,雍正从其他渠道获知灾情,并已下令免征受灾州县的钱粮。但田文镜不但拒绝赈灾,而且严征钱粮,到九月已经征齐,致使百姓背井离乡,出省乞讨。

  湖广总督迈柱奏报山东、河南灾民流入湖广,有携家带口至武昌、汉口的,有流入麻城、黄安等地的,现已派员赈济。随后,署两江总督史贻直密奏:山东灾民逃荒南来,拟动用存公银两予以赈济,并资送灾民回到原籍。雍正帝为此质问田文镜:山东灾民流亡他省,尚属意料之中。麻城等地也有河南省饥民就食,此系何故,朕殊不解。河南从前未闻荒歉如此之甚,为什么抛弃乡井、纷纷到邻省乞讨?

  田文镜以河南山东总督身份,于雍正九年四五月密奏,河南“二麦丰登,家给人足”,十月又报丰收后,瑞雪纷飞,二麦皆已下种,长势茂盛。又报山东丰收,雨雪充足。密奏还有“此皆圣天子挽回造化,天人感应,捷于影响”。

  田文镜匿灾不报,致使河南、山东百姓流离失所的做法,已激起公愤,参奏他的密折一个接一个。雍正最初考虑田文镜毕竟是有功之臣,说他多年来把河南治理得非常好,岂能因为一件疏忽,就否定他一直以来的善绩。仍给田文镜以自我纠正的机会。

  到了雍正九年二月,灾情蔓延,越来越严重,许多州县出现抢劫富户、社会失序的情况;卖儿卖女者,更是比比皆是。田文镜下令严禁买卖。雍正得知后,非常愤怒,严厉斥责。

  山东的灾情也不比河南好。有人奏报说,山东去年水灾,收成仅三四分,而地方官竟然以收成七八分捏报无灾;又迎合上司之意,将饥民户口驳减;遇外来乞讨的人,一概驱逐,而本地饥民又拦阻不许他往。雍正发谕旨责问,田文镜回奏为自己辩解的同时,承认“奉职多愆,致山水为患,因衰拙无能,又经理失宜,请予罢斥”。

  雍正十年四月初一日,田文镜因病乞休。雍正于是调田文镜来京治病,同时派刑部侍郎王国栋为钦差大臣,前往受灾州县赈济。山东赈灾,由工部右侍郎赵殿最前往。

  河南的灾情远比雍正元年的山西严重。王国栋奏报说:目击饥民或挖掘草根,或采摘野菜,情殊堪悯。受灾达三十余州县。自三月初七日起赈济,每月大口三斗、小口一斗五升,给发两月,接至麦收。动用仓谷多达五十余万石。如此平均折算,赈济灾民达到250万口。

  雍正十年十一月,田文镜因久病未痊,解任调理。不久病逝。

  摘编自《学习时报》2020年7月17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好名”竟也成罪

    “好名”竟也成罪

  • 密折政治之“密”

    密折政治之“密”

  • 雍正患上“完美强迫症”

    雍正患上“完美强迫症”

  • 雍正患上“完美强迫症”

    雍正患上“完美强迫症”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