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声

别再被文理分科画地为牢

作者:薛涌 来源:华声 202008期 时间:2020-10-16

究竟是学文科还是理科?有些家长和同学透露出这样的心态:在类似疫情这样的“硬核”事件面前,一些所谓文科背景的人写的文章无非都是个人感慨和发泄情绪,而理科生、医生、科学...

  究竟是学文科还是理科?有些家长和同学透露出这样的心态:在类似疫情这样的“硬核”事件面前,一些所谓文科背景的人写的文章无非都是个人感慨和发泄情绪,而理科生、医生、科学家,才是真正“有用”的人。

  不能说这样的感想没有道理。但换个角度看,面对新冠病毒,有些科技发达的国家应对得并不理想,反而“硬核”技术并不强的国家取得相应的成功。为什么?因为医学上没有新冠病毒的针对性疗法,大家最终借助的,不是“硬核”的科技手段,而是“软核”的社会治理手段,即隔离、“封城”,包括戴口罩。

  以美国为例,在防治新冠肺炎方面,也许几年内在“硬核”科技上就会有所突破。但别忘记,20年前,西方就已经有人在大谈人类将告别流行病了。面对未知的病毒,人类往往会像现在这样,在“硬核”技术失效的情况下,借助14世纪黑死病流行时的社会管理手段——隔离。所以,有关医疗、社会保障体制的问题成为美国社会的热点。这些热点不会随着疫情的过去而消失。经济学和社会科学的研究,将会在这些领域大有作为。

  所以,如何构想一个社会,依然十分关键。但社会构想的背后还需有技术性的落实手段,疫情加剧了这方面的紧迫性,加速了其转化过程。如韩国等控制疫情比较成功的国家,通过手机APP能随时掌握病毒携带者的移动方位,获得压倒性的公众支持。这方面的技术,当然会日新月异。

  很多学者指出,快递业、远程服务(包括教育)、自动化……这些都会随着疫病暴发而加速发展。

  这一系列变革,会给数据科学、编程等领域提供大量机会。近几年,我反复劝学生学习编程、统计等。但是,5年、10年后该怎么办?那时我们又会面临一个什么样的世界?这就要求我们不仅要掌握技术手段,还要具备一种可以进行社会构想的能力。否则,你就是一个工具,人家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在人工智能时代,高技术的工具性人才极易被替代。你要做的不仅是听别人吩咐,而且要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传统的中國式“理工男”,未必能够引领时代潮流。

  这里,我还必须提醒一些以“文科生”自居的同学,他们同样会画地为牢。先不论经济学,一般的社会科学,很少有能离开统计学等基本“理科”工具的。比如这次疫情中关于是否“封城”、隔离的辩论,不论是社会学家、经济学家还是流行病学家,依靠的都是几个数学模型。如果完全不掌握这些工具,整天多愁善感,确实会给人一种不着边际的感觉。

  21世纪的知识更新的主阵地在互联网,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学习各种“短平快”的课程来更新技能。我就有过这样的朋友,从搞雕塑的艺术家变身为谷歌公司的工程师,读完雕塑专业的硕士后他再没有读过任何学位。这种“左道旁门”的生涯,日后恐怕将成为正路。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开卷

    开卷

  • 信用体系边界何在

    信用体系边界何在

  • 社会信用的边界

    社会信用的边界

  • 滥用个人征信,是对信用社会失信

    滥用个人征信,是对信用社会失信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