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人物

夜总会里的陪酒博士

作者:李珍 来源:环球人物 202021期 时间:2020-11-19

原本企业和学界的良好合作状态,因日本经济不景气而中断了,很多企业不愿养科研人员那么久,这让博士们感到前途渺茫。早上刚到办公室,座机就响了。一接听,是日本关西警署打来...

  

  原本企业和学界的良好合作状态,因日本经济不景气而中断了,很多企业不愿养科研人员那么久,这让博士们感到前途渺茫。

  早上刚到办公室,座机就响了。一接听,是日本关西警署打来的。我一边忙不迭地跟探员说“好的、好的”,一边准备资料,随后开车直奔警署。自从博士毕业任教以来,我时常要去警署接回打架斗殴的学生。不过,这次情况有所不同。

  为寻找逃犯,关西警方连夜搜查了几家闹市区的夜总会,其间和10多名陪酒男起了冲突。其中一名陪酒男竟是我所在大学的在校工科博士生,名叫西村旭。

  当我见到西村旭时,感觉似曾相识。当然,我绝不是在夜总会见过他。那种地方是一掷千金的日本富婆去的地方,我这个教书匠完全是不可能去的。

  回校后,我才想起来,他是2018年“关西校草”亚军,当年印有他照片的海报到处都是。这可是很有分量的桂冠,首先必须是学霸,其次才是超高颜值。人生一帆风顺,他为何还要去做陪酒那种偏离正轨的事?

  原来,西村旭承受着两方面的巨大压力。一是他父亲工作的东芝公司研发中心被解散,家庭经济状况变差。二是日本博士毕业相当难。西村旭已经延期一年了。

  在日本,博士几乎每月都要交论文,每年还要在知名学术期刊发表两篇有突破性的论文。很多博士写论文写到精神恍惚。而且,即使取得博士学位,也只有很少人能进入大企业研发中心、国家实验室等对口地方工作。

  以前日本经济情况好的时候,松下、索尼、东芝、丰田等企业大力创办研发中心,并高薪聘请博士毕业生从事研发工作。这一方面能让企业科技水平保持领先水平,另一方面也是培养诺贝尔奖得主的重要渠道。如果企业研发人员获诺奖,其研发的新技术转化为产品,又能给企业创造巨大利润。

  过去多年,这个循环一直做得很好,看日本历年获诺奖的人就知道:很多获奖者的新发现,都是从生产制造业的实践中获得的。如2002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田中耕一,就是日本知名医疗器械制造企业“岛津制作所”的特别研究员,他获得诺奖的科研成果,正是医学器械研发中的技术攻关课题。

  可惜的是,原本企业和学界的良好合作状态,因经济不景气而中断了。毕竟,技术攻关要长期投入,企业要“养”博士10年以上。现在,很多日本企业都不愿意养科研人员那么久了,这让博士们感到前途渺茫。

  早在念初三时,日本学生就要决定发展方向:走学术之路还是读技校,后者一样有竞争力。很多读博士的人,原本是一心要走学术道路的,但对口工作的地方越来越少,他们辛苦攀爬到山上,却发现山顶不见了!

  对西村旭来说,一方面博士学业压力无处排解、对前途感到渺茫;另一方面,父亲失业后,他失去了读博的经济来源。陪酒虽掉价,但相当赚钱。反正毕业后找到的正经工作不仅不对口,而且工资低,那还不如做男三陪呢!于是,西村旭开始“暴走”,干上了陪酒工作。

  順便说一下,2018年“关西校草”冠军也是一名博士,他现在的工作是一名网红,在YouTube上发各种“黑暗料理”,颇有名气,粉丝在30万人左右,接了好几个企业的广告,收入不错。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巴勒斯坦新总理,是个经济学博士

    巴勒斯坦新总理,是个经济学博士

  • 731部队“炼”出23个魔鬼博士

    731部队“炼”出23个魔鬼博士

  • 占卜出来的博士

    占卜出来的博士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