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人物

军情五处处长,“第一把火”烧向中国

作者:冯璐 来源:环球人物 202021期 时间:2020-11-19

肯·麦卡勒姆肯·麦卡勒姆的办公室在伦敦泰晤士河北岸,离英国议会所在地不远。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麦卡勒姆上班的路上总是空空荡荡。作为英国国家安全局(通称军情五处)新...

  肯·麦卡勒姆

  肯·麦卡勒姆的办公室在伦敦泰晤士河北岸,离英国议会所在地不远。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麦卡勒姆上班的路上总是空空荡荡。作为英国国家安全局(通称军情五处)新任处长,他对这种情况很头疼:“国家安全工作越来越不好做了。新冠肺炎疫情对我们这行当冲击挺大——到处都看不见人,我们的监控对象更是不见踪影,这让我和我的下属们觉得很有壓力。”

  或许是压力无处发泄,最近,他做了上任以来第一次演讲,竟将“枪口”对准中国。他声称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给英国国家安全造成“挑战”,其中中国是最大的“长期威胁”,还说英国安全部门正在加大工作力度,以对抗中国的“敌对活动”。

  这可是英国首次公开把中国列为“敌对国家”,是因为英国情报机构落在了反华政客手中,还是英国的对华政策悄然发生了摇摆?事情似乎远没有那么简单。

  军情五处办公大楼。

矛头指向了中国

  说起英国的情报机构,人们马上会想到电影上的超级间谍007和大名鼎鼎的军情六处。其实,英国还有一个同样神秘的情报机构军情五处。这两个机构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军情六处(全称为秘密情报局,历史可追溯到16世纪)侧重英国境外的谍报活动,军情五处(成立于1909年,当时称特勤局)则侧重维护英国国家安全,负责境内的反间谍、反渗透工作。此外,英国军方等也有自己的情报队伍。

  军情五处的主要敌人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在其官网介绍中,它自夸“一战时期,英国境内大部分德意志帝国间谍都是我们抓住的”,后来,它又靠着“打击苏联和纳粹德国间谍”而壮大。冷战时期,其主要对手自然是苏联特工,上世纪70年代后期又增加了恐怖分子。冷战结束后,它的敌手变成了“来自北爱尔兰和利比亚”的恐怖主义威胁,随后则是“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威胁。

  如今,这个“处级单位”日渐庞大,雇用了4400多人,其中44%为女性,54%的员工在40岁以下,还有部分属借调或委派性质。它每年有20多亿英镑(1英镑约合8.7元人民币)的拨款,独立于内政部。作为处长的麦卡勒姆,其首次演讲被视为英国情报圈“树敌”的风向标。而他是这样说的:中国一直“试图窃取英国的商业敏感数据和知识产权,破坏英国的技术和基础设施,还对英国和欧盟进行‘政治干预。”这些其实都是部分英国政客和保守媒体反复炒作的陈词滥调,没什么新意,但出自麦卡勒姆之口,仍然让人关注。

  英国人喜欢谈天气,麦卡勒姆也如此。他用“改变气候”来谈中国影响,说俄罗斯是“突发恶劣天气”。“如果问目前为止,哪个国家的情报部门对英国造成最大的负面影响,答案是俄罗斯。如果问哪个国家将在未来十年给英国带来巨大机遇和挑战,答案是中国。”当然,他也没忘记提到,恐怖主义没有消失,一些威胁变得更加难以发现。国家安全面临的挑战“越来越严重,越来越复杂”。

  突然把矛头指向中国的麦卡勒姆,是“脑洞大开”还是患上了迫害妄想症?看起来不像——在他发表演讲前不久,先是英国议会国防委员会污蔑“华为与中国政府勾结”,紧接着,英国第一海务大臣又宣称中国海军可能威胁英国近海。这样一看,麦卡勒姆那套荒唐说辞更像是串通好的台词。只不过,他的言论更受关注,这不仅因为他是老牌情报机构的头头,还因为他扬言,会把军情五处的资源优先用于应对中国的“秘密活动”,在发现关键项目面临所谓风险时,及时进行干预。很多人据此推测,他所代表的保守势力很可能会对中企的海外业务进行更多干扰,甚至制造出中英贸易难以绕开的障碍。

  人们不禁好奇,这位仿佛“吃了枪药”的处长,究竟是什么来头?

  军情五处标志。

最年轻的英国谍报头子

  麦卡勒姆的出生日期是个谜,大概属于国家机密,生活上的八卦也少,人们只知道,他在格拉斯哥长大,戴黑框眼镜,大概有40多岁,是军情五处历史上最年轻的掌门人。

  1993年前,军情五处总负责人由首相秘密任命,他们的身份也从未公开。随着冷战结束,这种情况逐渐改变。但作为情报机构,“提高透明度”只能是个公关秀。在这个部门,保持低调是一种工作需要,麦卡勒姆也是尽可能融入芸芸众生,不显山不露水。他曾如此描述自己的业余生活:一有空就陪儿子爬山,与普通的英国老爸一般无二。

  麦卡勒姆相貌平凡、身材中等——这也是情报部门招人的要求,这样容易消失于人群,不被发现。大概风度翩翩的硬汉特工形象只能出现在电影中,现实中的特工就像麦卡勒姆这样,在茫茫人海中毫不显眼,即使被认出也全程摆出“职业假笑”,让人难以捉摸。

  麦卡勒姆掌权军情五处前,仅根据履历,完全看不出其对华态度。在军情五处工作的25年间,他前10年致力于处理与爱尔兰共和军等北爱尔兰恐怖组织相关的事务,随后又专注于应对伊斯兰极端主义势力和维护网络安全的工作。2012年,伦敦举办奥运会,麦卡勒姆负责反恐调查和风险管理。他精通网络安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干劲十足,给当时还是伦敦市市长的约翰逊留下很好的印象。2017年,伦敦桥和曼彻斯特竞技场发生恐怖袭击,当时已是军情五处副处长的他负责处置案件。他调动人马,排查出约2.3万名涉恐人员,对他们实施严格监控,向执法部门提供了重要情报。约翰逊后来当上首相,成为麦卡勒姆仕途上的伯乐。

  上图:2018年3月8日,工作人员穿着防护服检查斯克里帕尔中毒现场。下图:斯克里帕尔父女。

  2020年4月,麦卡勒姆成为军情五处第十八任处长。反恐依旧是他的重要工作。作为处长,他要随时监测恐怖分子动向,维护英国与欧洲其他国家的安全伙伴关系,相关分析简报还要定期提交给英国内政大臣和首相。

  然而,他处置的与俄罗斯等国家相关的案件,如今更引起英国媒体的兴趣。谢尔盖·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案被炒成了他的“代表作”。2018年3月,俄罗斯前特工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尤利娅在英国索尔兹伯里街头被发现,当时已失去意识。英国政府称,导致斯克里帕尔父女中毒的是А—234物质,属于蘇联研制的神经毒剂,并指责俄罗斯与此有关,俄方对此坚决否认。办案过程中,麦卡勒姆指挥下属调出大量监控画面,指认嫌疑人为俄罗斯军事情报部门官员。英国政府以此为据,将矛头直指俄罗斯,开打了一场外交战。

“剑指中国”又想捞好处

  麦卡勒姆懂情报专业,更会嗅探政治风向。他在演讲中对“中国威胁论”的炒作,被认为散发出“冷战思维”。而英国突然把“敌对国家”的帽子扣到中国头上,又与其国内形势有关。有分析称,英国“硬脱欧”风险增长,国内政治分化加剧,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重创,找个攻击靶子能转移民众的注意力。另一方面,作为以美国为首的多国情报合作组织“五眼联盟”成员之一,英国情报组织“剑指中国”,也算是履行了“美国跟班”的义务。这样做对英国的国家利益是不是有好处,并不是麦卡勒姆重点考虑的。相反,从他所在的小团体利益看,多制造点“中国威胁”,也能多争取点预算支持。

  与麦卡勒姆的鼓噪遥相呼应的是英国一些政客的摩拳擦掌。据彭博社报道,英国正起草新版“国家安全及投资法案”,将授权政府封杀外国对英国企业的收购和投资,以免威胁国家安全。一旦通过,英国政府对外资的审查和干预将更多。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些“经贸事务政治化”的条款可能为中英合作埋雷。中国的经济发展,给中英合作提供了广阔空间,却也让部分英国政客感到恐慌和嫉妒,想要通过“泼脏水”来遏制中国发展。他们首先做的,便是通过立法为“泼脏水”洗白。

  不过,在对华问题上,毕业于格拉斯哥大学数学系的麦卡勒姆也显现出他精于算计的本色——既要应对所谓“挑战”,又不想放过合作机遇,希望实现收益最大化。这也是为什么他特意强调,在中国问题上务必谨慎处置。他说:“考虑到英中两国全面‘脱钩带来的经济影响,英国需要开展广泛讨论,就英国如何与中国交往做出明智判断——既要在气候变化等全球议题上与中国合作,又要在遇到秘密敌对活动时及时有力对抗。”

  在美国一些政客极力拉盟国打造针对中国的“包围圈”的背景下,作为“五眼联盟”骨干的英国,特别是身为英国情报机构掌门人的麦卡勒姆,对中国摇动“毒舌”也是外界意料中的。不过,中英合作对英国的好处,以及中国发展提供的外部机遇,显然也是麦卡勒姆无法视而不见的。这位情报老手“半梦半醒之间”到底拿什么情报“喂”给包括首相在内的决策者,并影响英国社会,是件值得他三思而行的事儿。

  肯·麦卡勒姆出生于英国格拉斯哥,毕业于格拉斯哥大学数学系,一直在英国情报部门工作,2020年4月起任军情五处处长。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任何霸权、霸道、霸凌行径,必然是死路一条

    任何霸权、霸道、霸凌行径,必然是死路一条

  • 盖楼大王陆建新见证深圳高度

    盖楼大王陆建新见证深圳高度

  • 出兵朝鲜,毛泽东一生最难的决断

    出兵朝鲜,毛泽东一生最难的决断

  • “胁迫式外交”,来自美国的寒流

    “胁迫式外交”,来自美国的寒流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