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人文地理

长青春科尔寺的诵经声

作者:于坚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202008期 时间:2020-10-18

长青春科尔寺是1580年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创建的,是康区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黄教寺庙。长青春科尔为藏语译音,“长青”意为弥勒佛(即未来佛),“春科尔”...

  长青春科尔寺是1580年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创建的,是康区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黄教寺庙。长青春科尔为藏语译音,“长青”意为弥勒佛(即未来佛),“春科尔”意为法轮,“长青春科尔”意为弥勒佛法轮(标志着法轮常转、妙谛永存)。寺院像黄金和红色岩石搭成的宫殿,高踞在县城北面的莫拉卡山的山坡上。山坡脚响着叮叮当当的声音,几个拉萨来的小铜匠在一个院子里敲着铜皮,其中一个已经完成了一尊佛像,佛首安静地躺在一截木墩上。长青春科尔寺里面住着许多匠人,他们少年时来到科尔寺,一直住在寺院里,“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诵经、雕刻、画画、缝纫。香根活佛说起他们。巴登多吉活佛身材高大,脸堂黑红,目光慈祥。他请我们吃土豆、麦饼、牦牛肉、番茄汁、牛奶、酸奶,那是我吃过的最淳朴的食物。

少女导游降姆?

  降姆带我们去科尔寺,她睡过了头。“我是从梦里面跑出来的”,她家离科尔寺不远,就在莫拉卡山脚下,到了科尔寺还要上一段石梯。她一路小跑着上,随便吃了个她母亲做的牦牛肉包子,到了我们面前,还在大口喘气。这个小姑娘长得像一头鹿,机灵聪明。她对科尔寺了如指掌,从童年就在琢磨这座寺院的含义,喜欢在那些高墙和柱廊的阴影下面玩耍。弥勒殿门口木头柱子上刻着一组浮雕,刀法古朴简练。最重的大象在底层,上面是猴子,猴子上面是蛇,蛇上面是一只鸟。动物的体积越来越小,越来越轻,含义越来越重、越深。大象象征大地,蛇象征劳动的智慧,猴子象征着收获果实,但是,最高处的鸟带来了种子。她才21岁,说话像一位教授,满腹经纶。但是身体像花朵一样开放着,美丽灵动,在大雄宝殿里飞翔着,这是她的喜悦之殿。弥勒殿里,喇嘛们已经坐定,开始念经。就像一群蜜蜂出勤,嗡嗡之声集聚在大殿中央,阳光从东边的窗子烟雾般漫进来。

  降姆指着六界图说她不喜欢天界,太脱离人间了,她喜欢人界。大殿宽敞高迈,金光灿烂。弥勒佛下面的地面上有一块厚木板,木板中间有一个模糊的人形凹槽,是磕长头的人们的身体磨出来的。“你运气好。我带人来了50多次,这个门都没有开。你一来就开了。”供奉酥油花的殿也开了。降姆一边跨进一道门槛,一边说,“所有的门都开了”。

从寺庙到七世达赖故居

  长青春科尔寺对面有一群死火山。三世达赖索南嘉措的白马走到这里的时候,看见了这些山,他看见的不是山,是诸神在打坐。这时候白馬不走了,倒下来死掉,转世了。科尔寺就建在白马倒下的地方。几百年,已经被历代高僧和匠人经营成一群伟大的建筑,坚定、饱满地暗示出崇高、庄严、神秘……唤起人们的敬畏之心和亲近的愿望。一个地方是否待得住,在于它是否有个可以转、可以消磨时间的地方。“到某处去转转”,这句家常话其实意蕴深远,一个地方,如果没有可以“转”的去处,那就待不下去。理塘待得住,人们日复一日地转着长青春科尔寺,许多人转了一辈子,这是一个巨大的法轮,这个法轮不像法这个字那么枯燥抽象。这个法轮上宫殿巍峨,百鸟集翔,林木葱茏,幽深的殿宇中藏着无数宝贝,住着慈眉善目的僧侣,陈列着精雕细刻的柱廊、壁画、雕塑,风铃叮当,香烟缭绕,诵经声此起彼伏……这是一件无与伦比的作品,没有博物馆戒备森严的界限,直接敞开在大地上,天空下。

  轮回的思想来自古代印度的婆罗门教,释迦牟尼将轮回思想发展形成佛教的六道轮回。轮回的理论高深莫测,为此诞生了无数雄辩的高僧大德,但是对于那些不会辩经的众生来说,轮回就是转动,转动就是像轮子一样环绕着某个象征性的空间转,一个湖、一座山,一个寺院、一块石头、一块土地,一头牦牛、一种手艺……日复一日,不问为什么,转就是了。开始,结束,回到起点。再开始,元贞利亨,觉悟者自会觉悟,轮回者自会轮回。为什么转?如果去问那些环绕着长青春科尔寺步行的人,无人能够回答。有人回答过这个问题,那是一位乞丐模样的黑暗男子,他说,转就是了。

  七世达赖的故居完好无损,依然是1708年1月9日他出生时的样子,有点寂寞。朴素得令人肃然。一道小门,陷在地上,得弓腰才能进去。这是理塘县车马村的仁康家,传说,当他诞生时,他母亲靠的柱子流出了狮子奶。水缸、瓦盆里的水都变成了奶。那是没有电的一天,星星很亮。我们去的时候附近正在施工,停电了。“这种事情是不多见的。”降姆说。我们回到了1708年的黑暗里,在微弱的光尘中辨认。这老屋就像一个襁褓,进去的人似乎都成了婴儿,为世界古老的存在、时间而震惊,而心怀敬畏、而自省。格桑嘉措的母亲在楼底牛圈的一根柱子下生了他。降姆说,生的时候,她母亲没有奶水,柱子上就流下了狮子奶。木柱子上有些灰白色的痕迹。墙壁是沙石舂成的。木梯、灶台、泥巴舂成的地面、房子竣工后就一直进来的17世纪的光,刚够看见家具的轮廓,一切都要摸索。一块础石是长方形的石头,柱底的石面有一爿浅田,降姆说那就是七世达赖的脚印。

  一面墙上画着仓央嘉措,达姆说,这是世上唯一的一幅。他出现在天空中,光圈环绕着他,面目清秀而坚毅。下面是布达拉宫。二楼是这家的起居室、厨房、卧室。达赖七世是一位艺术家,他画画,做泥塑,唱歌,房间里挂着中世纪的唐卡和七世的自画像。不知道起自何处的光在唐卡上移过,14世纪的金泊在佛的身上亮起来,佛是赤脚的。周围世界的一切都改变了,这房间还持存着古老,从前被日常世界遮蔽着的圣光敞开出来。强烈的神圣感,这么近。门后面的墙角藏着一只牛皮缝制的椭圆转经筒,漆黑,像是用黑暗的舌头做的。似乎达赖还坐在某个角落里,正在熬制酥油茶,他是不是仓央嘉措?

  “向往”二字最恰到好处。

门后面的墙角藏着一只牛皮缝制的椭圆转经筒,漆黑,像是用黑暗的舌头做的。似乎达赖还坐在某个角落里,正在熬制酥油茶,他是不是仓央嘉措?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