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人文地理

怒江大峡谷:拖车上意外奢侈的中秋月

作者:赵晓梦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202008期 时间:2020-10-16

对一个自驾游发烧友来说,长途开车的乐趣不是沿途的风景,也不是目的地一杯酒的宽慰,而是路上永远无法预测的意外。顺和不顺的转场往往迅雷不及掩耳,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

  对一个自驾游发烧友来说,长途开车的乐趣不是沿途的风景,也不是目的地一杯酒的宽慰,而是路上永远无法预测的意外。顺和不顺的转场往往迅雷不及掩耳,没有人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尽管你提前做好了各种各样的攻略准备,道路和车轮摩擦久了总会闹点情绪,即使它们能一路握手言欢,暴露在路面的钢铁躯体,也会被来历不明的明枪暗箭所伤,尤其是在大峡谷穿行,本身就是一种冒险。但在那段狂热的时间里,前路越是不可预知,我越是用力踩下油门。

  这一次,我们的自驾目的地是怒江大峡谷。从成都到云南保山,汽车一路狂奔,但因为之前加班,比起出发的前两车驴友,我还是晚了一天的时间。根据事前准备的攻略,如果不紧赶慢赶,这次要游完怒江大峡谷并准时返程上班,还真有点悬。

  所以我得马不停蹄地赶路。好在多年的长途奔徙,早已将开车当成了乐趣,只要手握方向盘,路再远也不觉得疲惫,毕竟我是曾连续开车22小时的“老司机”。

  然而,欲速则不达这个成语总会不合适宜地横插一杠子,不经意间给你使个绊子,使得好不容易缩小的差距,一下子打回原形。

  那是第二天下午黄昏时分,我已驶出大理-保山高速,拐进通往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首府六库的S228省道,再有一个多小时,就将抵达当晚的目的地六库。朋友们准备在前面的贡山县城住下来等我,因为峡谷道路狭窄,即使大白天也因平均达2000米的深度而光线阴暗,行车安全难度系数较大,他们不希望我冒险走夜路。

  或许是目的地在望,或许是对自己的车技过于自信,竟忽略了帕萨特底盘低的问题。车子穿出一个场镇,前面是一个下坡,因正修路,路面坑坑洼洼,但不影响车辆通行,而且整个泥土路面也就几百米,接着又是平整的水泥路面。就在车子冲下坡,车头即将重新昂起那一刻,一声巨响从底盘传出,直觉告诉我撞上石头了。在动力惯性作用下,挣扎开了十几米,将车停在路边,不用趴在地上看,车后面的清晰漏油告诉我,油底壳被扎破了,车不能开了。

  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啊。去年自驾青海湖时,在从玉树到共和的路上,也是油底壳被扎破,当时就决定回成都给底盘装一块钢板,结果忙没顾得上,这下又受伤了,同样又是在前不沾村后不沾店的荒郊野外。一个人不能在一个地方犯两次错,偏偏我就在油底壳问题上“霉”开二度。

  没办法,碰上这档事,只有报修。打电话给参保的保险公司,对方给了一个云南保山分公司的电话,联系半天电话通了,但拖车费的标准和成都能报销的标准差距较大。这里到保山还有一百多公里,高速公路和乡村道路的收费算法也不一样……无奈之下,决定到刚才经过的镇上去找找有无修车厂,但油底壳坏了毕竟是大修,一般的修车厂显然奈何不了。

  走了几步才发现,即使到镇上也有好几里路,开车不觉得,几分钟的事,但要用脚丈量,就不是几分钟的事了。

  好在这条路上车来车往,搭个顺风车吧。于是也学着电影里想搭车的人,站在路边把手指拇翘起,终于有一辆不运营的士停下来了,我赶紧上前递了一支烟,说明意图。师傅倒是通情达理,说那就十块钱拉我去镇上。

  结果上车一聊,师傅得知我是油底壳坏了,建议我别去保山,去前面的六库修车,反正你还要去怒江大峡谷,而去保山则是往相反方向,离大峡谷更远。再往下说,师傅常年跑车走这条线,认识六库最大的一家汽修厂老板,他们若不能修车,真只有去保山了。

  于是我赶紧让他停车打电话,问他们有无帕萨特油底壳。电话打过去,运气真好,汽修厂说他们还真有一个帕萨特油底壳,而且是整个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唯一的一个。然后又问拖车费,比保山公司报的价还便宜。真把我高兴坏了,当即成交。

  这个早已忘了名字的师傅,又把我送回坏车的地方,十块钱也退我了,让我们安心等汽修厂的拖车来。

  直到这时,我才直起腰杆打量四周的一切。这是大峡谷的入口处,公路在山腰上,右边是山,路外边是秋收后的玉米地,峡谷在看不到的低处,只能看到对面黛青色的山峦,一种被遗弃荒野的感觉自心底升起,真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所以给修车厂报不出具体位置地名,只说沿着往保山方向这条路一直走,路边上坏的那辆灰色帕萨特,就是我。

  当月亮从右边山顶的树梢上升起,夜莺在颓废的玉米地里低唱,女儿在花露水中驱赶蚊虫,过往的车辆变得极为罕见时,盼望已久的拖车终于找到了我们。

  两位师傅麻利地把车子绑在拖车上,同时抱歉地说,驾驶室挤不下了,你们一家人继续坐你们的车子。

  这还真是头一遭,在拖车上吹风看月亮。坐在拖车上赏月,我突然觉得这不是浪漫,而是有点奢侈。赏月当登高,视野要足够开阔,所以李白说“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我现在坐在拖车上,峡谷两岸的群山和景物都在车外的黑夜里隐身,耳边除了拖车的轰鸣,奔腾咆哮的大峡谷变得幽静深邃,明晃晃的月光始终在天窗上与我对视,即使道路回头拐弯,也不离不弃,似乎把人的心事全部看穿,毫无秘密可言,那些沮丧、那些纠结、那些不安,全都被月光收走。

  等到车窗外的街景在路灯照耀下逐渐清晰,我知道,六库到了。更没想到的是,汽修厂旁边就有一个酒店,而师傅们更是连夜把我的车修好,第二天吃完早饭就交钱取车走人,这几乎没耽搁原来的计划。接下来我们不仅按预定时间赶到丙中洛与朋友会合,还同游了大峡谷最深处的虎跳峡、秋那桶、马蹄湾等“人神共居的地方”,夜晚与独龙族的青年们围着火炉喝酒跳舞更是难忘。总之,该遇见的不该遇见的都遇见了。

  有人说,被明月照耀的人,都会是有福之人。这一切或许是拜意外所赐,假如车不坏,就不可能那么赤裸裸地被月光长久照耀。人在旅途,总有无数的意外等着相逢。我偏偏就喜欢那份“意外”。

峡谷两岸的群山和景物都在车外的黑夜里隐身,耳边除了拖车的轰鸣,奔腾咆哮的大峡谷变得幽静深邃,明晃晃的月光始终在天窗上与我对视,即使道路回头拐弯,也不离不弃,似乎把人的心事全部看穿,毫无秘密可言,那些沮丧、那些纠结、那些不安,全都被月光收走。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雅鲁藏布大峡谷:峰与谷的震撼与遗憾

    雅鲁藏布大峡谷:峰与谷的震撼与遗憾

  • 最美玻璃栈道

    最美玻璃栈道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