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周刊

该拿海洋垃圾怎么办?

作者:张菁 来源:第一财经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最近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指出,每年到达海洋的塑料达到了1100万吨。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到2040年,这个数字几乎翻3倍,达到2900万吨,把这些塑料平摊...

  最近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指出,每年到达海洋的塑料达到了1100万吨。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到2040年,这个数字几乎翻3倍,达到2900万吨,把这些塑料平摊在全球的海岸线上,每米就有50公斤。这意味着,未来三十年内海洋将成为巨大的垃圾场,而海岸线也不再是能度假休闲的地方。

  海洋塑料污染是所有环境问题中最突出的。联合国甚至用“一场必须进行的战争”来形容应对海洋塑料污染。

  塑料对海洋生物和它们的栖息地造成了严重破坏。鸟类因误食塑料袋丧命,鱼类和哺乳动物被废弃渔网所困。洋流将垃圾堆成“大垃圾带”,最大的垃圾带有8万吨垃圾,面积是法国的3倍。那些直径小于5毫米的塑料碎片和颗粒,对海洋生态系统造成的危害就更大了。

A

  01拦截者(Interceptor),2019 by The OceanCleanup

  要对付海洋塑料污染,除了清理已有垃圾,防止更多塑料进入海洋同样重要。

  为此,荷兰非营利组织The Ocean Cleanup推出了河道清理产品“拦截者”(Interceptor)。它由一个类似驳船的装置和一个浮动屏障构成。垃圾将随着水流通过屏障进入到装置里,从水中分离,由传送带传送到一个接驳车上,再被倾倒到另一艘驳船上的垃圾箱中。装置里所有电子设备,如传送带、接驳车、灯、传感器、数据传输器,均由太阳能供电。“Interceptor”可以联网,一旦垃圾箱装满,它会自动通知当地的操作人员。该产品的设计可以大规模生产。

  该组织称,“Interceptor”每天能清除5万公斤的垃圾——在最优条件下可达10万公斤。目前,印度尼西亚的金卡莲排水道(Cenkareng Drain)和马来西亚的巴生河中,已经分别部署了一套这样的装置。

  01

  02

B

  02-03大澳灯(TaiO Light),2018 by Studio Florian and Christine

  Studio Florian and Christine工作室是一家目前常駐香港的多学科设计工作室,由Christine Lew和Florian Wegenast组成,二人均毕业于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2018年,该工作室开展了一项名为“海洋废料创新计划”的研究,思考如何将废旧材料再利用到当代设计产品中,大澳灯(Tai O Light)就是在这一过程中创作的。

  大澳灯的主体材料尼龙,来自废弃的渔网。研究中,该工作室发现,大多数渔网实际使用寿命只有7到14天。因为尼龙这种最常用于渔网的材料,短时间内相当稳定,但在紫外线和海水中暴露时间过长时,会快速老化。而废弃的尼龙线最终会变成微塑料,造成海洋污染。

  除了可持续设计,工作室还在探索如何保存传统工艺的价值,以及如何将它融入到现代制造工艺中。这款灯由3D打印机打印而成,3D打印的长丝由Fishy Filament提供,同时融入了渔网编织技术。在工作室看来,尼龙制成的3D打印长丝和蜡棉渔网,这两种看似不同的材料,彼此之间具有独特的契合性,“这导致我们尝试将渔网编织和3D打印相结合以创建一个混合设计产品,该产品既能展示传统工艺的美,又能显出现代设计创新。

  “考虑到气候变化的影响以及最近震惊世界的新冠病毒大流行,我认为我们正处于一个别无选择的时刻”,荷兰策展人Anouchka van Driel对《第一财经》杂志说,她最近忙于一场关于环保的展览,这场名为《另辟物径》的展览正在沈阳的K11购物中心举行,海洋塑料污染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议题。

  “我们的生产体系和经济运行方式需要改变,如果不想让地球变得无法修复,除了往可循环和可再生的方向去努力,我们别无选择。”

  如同这场展览所呈现的,海洋塑料越来越受到环保主义者和设计师的关注,他们设计各种产品,从鞋子、衣服、桌子到汽车,以提高人们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并且尝试提出解决方案。

  在环保主义积极的践行者里,海洋公益机构Parley for the Oceans是活跃的一个。这个由设计师Cvrill Gutsch于2012年创立的非盈利组织,收集、回收海洋塑料垃圾,将它们重新开发成富有吸引力的材料,并以“Ocean Plastic”品牌出售。众多品牌和它合作,比如阿迪达斯。

  03

  另一家来自荷兰的海洋垃圾清理公司The Ocean Cleanup也备受瞩目。创始人Boyan Slat在2013年创办这家公司时,只有19岁。他的海洋清理计划在当时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5年后,他的公司真的开发出了一台垃圾清理装置“System 001”,一个巨大的U型的浮动系统。该设备在2018年9月启动,但在运行过程中损坏了,经过升级后,该项目又得以重新开始。

  但批评也一直存在。一个普遍的指责是,这些消除海洋塑料的努力,顶多能引起人们对海洋问题的关注,并不能真正解决问题。

  许多人不相信海洋塑料真的能被收集。Parley for the Oceans也部署了渔船来拦截塑料,但事实上,它拦截的垃圾里,有70%到80%都不是来自海洋,而是来自垃圾堆积的海岸。

  Slat的海洋清理计划也遭到质疑。进人海洋的塑料很难有效地捕获,因为它们大多已分解成长度只有几毫米的颗粒,研究表明,只有3%的塑料会漂浮在水面或附近。这还没有将设备对海洋生物的影响、船只的燃料消耗这些因素考虑进去。

C

  04 UltraBOOST Uncaged Parley运动鞋,2016bv阿迪达斯×Parley for fhe Oceans

  这款鞋的鞋面由95%的海洋塑料和35%的可回收聚酯纤维构成,鞋带、鞋跟、鞋垫等部分也都是用回收的废弃塑料加工而成。编织鞋面的纱线由Parley Ocean Plastic提供。

  2015年,阿迪达斯就和Parley for the Oceans合作发布了一款概念跑鞋,鞋面上的绿色网面由回收的刺网制成,其余的鞋面则是由在马尔代夫周围收集的废塑料制成的。时任阿迪达斯全球执行董事Eric Liedtke在联合国总部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谈上向人们展示了这双环保概念鞋。不过这款鞋并没有公开发售。

  04

  05

  更有人担心,其他人之所以做这些事,是将环保当作了一种营销手段。

  Gutsch、Slat确实想产生影响,不过在最近的采访中,Gutsch也承认,Parleyfor the Oceans的做法是一项品牌宣传活动,“一面旗帜”,“也是一个象征”。

  因为现实是,回收的塑料比原始塑料要贵8到10倍,它们不是原始塑料在经济上可行的替代品。而且塑料在回收后,质量会进一步下降。

  是的,回收不是长期的解决方案,甚至,塑料回收可能会助长塑料经济。寻找真正可持续的替代材料,比如海藻、菠萝叶、食用菌菌丝等,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塑料污染问题。Gutsch正计划启动一项研究,希望利用绿色化学和生物制造技术来寻找塑料的替代品。

  但在我们找到新材料前,在旧技术向新技术转换的过程中,可持续是需要继续努力的方向。实际实施和集成到日常产品的设计与生产周期中需要很长时间,距离真正的循环经济还很遥远,谈论再多也不过分——尤其是对公众而言,针对消费方式的讨论还不够多。

  “总的来说,我认为在当今世界,环境是设计师在整个过程和工作中需要考虑的关键因素,他们应该对各种因素提出质疑,例如:我使用的材料会对环境产生什么影响?我的材料从哪里来?该产品用完后会怎样?这也是当今所有设计教育中都应包含的东西,否则我们无力承担。”Anouchka van Driel说。

D

  05 The CaDsule沙漏,2019 by?Brodie Neill

  沙漏里一定要装沙子吗?

  当然不是。这款沙漏的沙子就变成了微塑料,它们是设计师从自己长大的塔斯马尼亚州的海滩上收集的。他试图用这个沙漏,让人们意识到海洋塑料污染问题的严重性。

  沙漏的顶部和底部绘有地图,代表南半球和北半球,塑料的来源会被标记其上。在之后的版本,买家可以指定沙漏里塑料的来源。设计师希望提醒人们,全球各个角落都充满了塑料,拯救地球的时间有限,一不小心,我们的海滩和海岸线将布满微型塑料,它们就是未来的沙子。

  这个沙漏在米兰设计周期间首度亮相。自2016年推出Gyro桌以来,这位设计师一直在用海洋塑料创作。Gyro桌是一款圆桌,桌面由回收的海洋塑料碎片镶嵌而成。次年,他推出了一系列使用海洋回收塑料制成的家具Ocean Terrazzo。

  06

E

  06 Beach Huts,2016 by Spark

  海洋塑料大部分是高密度聚乙烯(HDPE),一種不可生物陴解的塑料,常用于制造塑料瓶和酸奶罐等物品。

  设计师已经用它设计了各种各样的产品,如果是用来建造房子呢?

  建筑公司Spark提出了这个想法。它希望在新加坡的海滩,用HDPE建造一系列海滩小屋,这些小屋看上去就像一只只巨型的松果。

  这是可行的,将HDPE分类、切碎,然后将颗粒倒入带状的模具中并重新加热,制成瓷砖,覆盖在建筑物的外部。该公司表示,这与使用瓦片来盖简单房屋的方式非常相似。

  它承认HDPE不可能成为主要的建筑材料,但为设计师提供了很多可能性。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当我们谈论垃圾时,我们谈论的是城市

    当我们谈论垃圾时,我们谈论的是城市

  • 永别了,传统塑料

    永别了,传统塑料

  • 城市回收者

    城市回收者

  • 城市,向垃圾宣战

    城市,向垃圾宣战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