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财经周刊

儿孙自有儿孙福

作者:富大人 来源:第一财经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天热得万物都很疲倦,静默不想开口,能叫的只有几枚新蝉,老蝉兴许都已经蔫了。太阳底下走上三五分钟,汗就可以顺势下到手肘内侧。夏莉一家选择在这种时候,回了一千多里地之外...

  天热得万物都很疲倦,静默不想开口,能叫的只有几枚新蝉,老蝉兴许都已经蔫了。太阳底下走上三五分钟,汗就可以顺势下到手肘内侧。

  夏莉一家选择在这种时候,回了一千多里地之外的老家厂区一趟。也是不得已,亲外甥女结婚,他们得来喝这喜酒。

  甜甜就是他们的外甥女。七岁开始学古琴,学了十多年,夏莉的二姐夏云全程陪了十多年,最终也算如愿以偿,进了排名靠前的音乐学院。二姐松了一口气,想着今后可以坐等开花结果,但甜甜这个孩子,看着乖巧罢了。

  领到毕业证后,她就去了南方,然后又跟一个东北籍公务员开始网恋,最后,悄没声息辞了学校的职,投入了八杆子打不着的电商行业,古琴算是彻底扔了。这个对象呢,竟也辞职了'两人就这样先后叛逆了各自的家庭。双方家长一开始后槽牙都快咬烂了,相互恨了几年,二姐更是放出狠话,有他没我。但最后还是认了怂,没办法,拆不散,也唤不回。眼下,连下一代都安排上了,你能怎么办。

  过去这些年吃的苦,不全是自找的吗?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呢,多有远见呢,管孩子这管孩子那,累得褶子比頭发少不了几根,完了人家还是该干吗干吗,一点不领这情。

  夏莉心里当然是不以为然的,二姐过去是她的反义词。打甜甜扔了琴起,二姐败局已定。

  她夏莉是不可能这么犯蠢的。总是亏着自己,能落着什么好?来这世上走一遭,图什么?但有些人,你喊都喊不醒的。他们乐意这样,不这样,反倒不自在。

  夏莉很早就想明白这件事了。她生得漂亮,但并不心高气傲,甚至完全没有雄心可言。群众们常走的那条路,她瞅了瞅放弃了,依靠姿色翻盘命运这件事,她也提不起多大兴趣,一则是因为那点命运的变化在当时的她看来也没什么,一则是她懒,嫌费劲,格局不大的原因吧。

  厂里的适龄追求者老实说,真是不少。她选了一个能说会道的,说话逗自己开心的小赵。两人志同道合,每月工资吃干抹净,顺便再去揩点老辈的油,小孩也没怎么带,更别说守着他念书了。是读书的料就供,不爱读,有什么办法?后来又随便他去念了一个专科学校。总之,直到退休,她手头几乎没有积蓄。两口子一路月光,从芳华走到了耳顺之年。资产没变过,房子还是1990年代中期单位集资分的那套,63平。也没有置办多少东西,基本都是用在了吃喝玩乐上。

  在抠抠搜搜的同辈人里也算一道异光。人家皓首穷经,寻丝觅缝想怎么省下一点时,他俩每周请保洁来搞卫生。63平建筑面积,得房率就算90%吧,要说五十多平能有多少请专业人士打扫的必要,的确是没有的。但反正夏莉就这么过来的。

  两人同心,其利断金。花完了,反正还有退休金。不给儿子预备着一点?儿孙自有儿孙福。

  这儿子还别说,也算是应了这句老话。毕业后,差不多是两手空空去了南京,找到了份月薪几千的工作。忽然某一天,小伙子搭对了一根筋,要在郊区买房,彼时首付十万可以买到一个小房子,他凑了凑——主要是找舅舅借的——交了首付,后来又南下,去了深圳。于是,时来运转遇到了现在的老婆。一个具有传统美德,又吃苦耐劳又相当尊重男性的广东本地女子,女孩自己有一套两居室,也在还着月供,她的薪水大概是夏莉儿子的3倍以上,但从不见埋怨,对着老公的胖脸温柔如水。大家私下里说她瞎了眼,当面就伸出笑脸,直夸她贤妻良母,难得难得。

  夏莉对这儿媳妇感到一百二十个满意。那可不是吗?百年一遇的狗屎运。厂里的人聚在一起,说的话都不怎么客气。提到夏莉两口子,不屑之余甚至都能再匀出点愤怒。凭什么他们吃香喝辣懒得掉渣,啥都没管,没出一分钱,儿子就那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样子,也能捡到这样一个的媳妇儿?

  她生得漂亮,但并不心高气傲,甚至完全没有雄心可言。群众们常走的那条路,她瞅了瞅放弃了,依靠姿色翻盘命运这件事,也提不起多大兴趣。

  只能是见了鬼。

  反正一聊起这些,群众们就很难获得内心的安宁。只能继续再嚼嚼舌头,相互告知,她儿子有多不着四六,才能抚平一点心中波澜。有人说他今年至少亏了五十万。因为去年秋天他又辞职了,借了一点钱开了一个小店,然后疫情期间赔光了。

  这件事,基本是真的,为了还债,夏莉儿子把南京的小房子卖了,儿媳把自己深圳地段好的两居室也卖了,然后在价低的区域置换了一套两居室——算上赠送面积,也算可以住五口人的三居室。这个新房子暂时还不能人住,需要装修一下。所以他们在附近租了一套房。这笔租金是夏莉两口子的退休金抵扣的。一个月6500,两人的退休金加起来7200。企业不比那些事业单位的,能拿到手这个钱,都算是效益不错的大工厂了。

  但夏莉清楚,没有办法延续过去的生活了。她不能再袖手旁观了。她这儿子,过去自己没有太帮衬他,但终归是亲生的,他也并非存心要办砸,能力只有这样,再说了,今年这情况也不能全怨他。眼下最要紧的还是稳。这个儿媳不能出任何闪失,她要是跑了那就一切都完蛋了。

  这一年来她没少夸儿媳,带孙也非常用心。两老口买菜的买菜,做饭的做饭,收拾的收拾,整理的整理。似乎不用学,不用调整,不用适应,两人就自动更新了系统。

  夏莉有时甚至有点重整山河的意思。儿子没有养好,孙子不能养废了。令她欣慰的是,他儿子可能真的还是命不差的。儿媳妇本性太好了,还是一点怨言都没有,看上去,还对未来的装修很有兴趣,对新房子甚是期待呢。想到这里,她的嘴角又不由得上扬了起来。

  跟二姐比起来,自己虽然这会儿有点麻烦,但也没有输掉多少。不就是带孙吗?带孙是天经地义,也是绕膝之乐。更何况,如果综合全程来看,自己更是一点都不亏的。

  经过疏通之后的情绪果然要好很多。夏莉笑盈盈地走进了婚宴现场。恭喜了_对新人后,在签名簿上写上了名字,并留下了一个红包。当年儿子结婚,婚礼没有怎么操办,二姐随了2000元的礼,所以这次她原本打算添400,又觉得2400不太好听,改成了2680。事先兑好的新钞,看起来更体面。

  随后,二姐将她迎进了主桌。女方家的亲人被称作为“上亲”,地位要更高一点。夏莉跟随在后,彼时,她才看仔细二姐今日的装束,裙子是酒红的七分袖,鞋子是香槟色的小跟,左手上还戴上了金手链。看起来比之前确实要喜兴许多。

  “甜甜她爱人现在是做什么工作呢?”席间有人提起这个,二姐答,“原来是公务员,辞职了,现在他俩都是做电商,我也懒得管了,只要赚到钱,也就算了,随他们去吧。”

  “电商很赚钱吧?”有人意犹未尽。二姐没有停顿,回答得很是干脆。“我也搞不清,应当说还可以,反正他们深圳已经买起了房。两个人既然都有魄力扔掉体面的工作,可能还是遇到了更愿意投入的事业吧。”

  这个解释很有说服力,大家纷纷说那是那是。夏莉也跟着点了头,心里又忽然乱起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病毒无国界

    病毒无国界

  • 匆匆一晤

    匆匆一晤

  • 攀谈

    攀谈

  • 谁让你得了选择困难症

    谁让你得了选择困难症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