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邦

翌飞锐特:搭建航空物流“电子货运”平台

作者:丁健 来源:创业邦 202009期 时间:2020-10-18

翌飞锐特创始人 史鸣飞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但是一旦风停了,谁摔得最惨?“您觉得自己是一位运气型选手吗?”“我觉得运气或者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翌飞锐特创始...

  翌飞锐特创始人 史鸣飞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但是一旦风停了,谁摔得最惨?

  “您觉得自己是一位运气型选手吗?”

  “我觉得运气或者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翌飞锐特创始人史鸣飞笑着答道。

  翌飞锐特的名字其实是“e-Freight”的音译。史鸣飞回忆道:“翌飞锐特的命名其实很取巧,我当时有幸到日内瓦参加国际航协会议,e-Freight(电子货运)的概念首次被提出,我听到这个概念认为在当前市场有很大的落地机会,于是直接用‘翌飞锐特作为名字创立了公司。”

  翌飞锐特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跨境航空物流信息服务提供商,主要提供跨境航空物流电子化平台和电子货运解决方案,为用户提供关务信息交换服务、跨境电商物流应用服务、物流可视化跟踪服务、移动物流信息服务等。

  电子货运的概念其实很简单,即在航空物流的各个环节中搭建一个统一的电子货运平台,让物流过程中的各个组成单位通过这一平台实现电子无纸化货运,提升航空运输效率。

  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用史鸣飞的话来说,这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

  与企业数字化服务不同,航空物流所牵涉到的环节更复杂,对接情况更难确定,很少有航空、物流或是货运公司愿意去做。

  史鸣飞开始反思: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但是一旦风停了,谁摔得最惨?

  企业数字化,更多的是部门与部门之间的对接,或者上层与下层的调配指挥,而电子货运的整个业务流程是聚集的网状结构。

电子货运,由谁来当这个网呢?

  从进口海关、出口海关、承运人、机场货栈,到货代与收货人、寄货人,所属行业不同,业务内容也不同。想要在这种长链条环境中做一个平台,实际上就是在做一个生态。

  在今天,“打造业务生态”的口号喊得到处都是,但在八年前,打造一个涵盖政府、企业、个体户甚至境外业务的航空货运生态环境,对任何航空相关公司来说都是很难实现的。

  “不是不会做,而是没法做。”史鸣飞说道。

  “假设A、B两家公司负责航空物流中的同一板块业务,A开发了一个完整的生态链条平台,那么B是用还是不用?若B也开始自研平台,那上下游企业C若想同时对接A、B两家公司,就需要同时使用两种不同的操作平台。但如果A、B之外还有D、E、F呢?除此之外,航空货运也涉及与海关平台的对接,端口最后又该由谁来统一呢?”

  “自扫门前雪”是当时航空物流行业的一个真实写照。想要打破这种传统的业务模式,就必须从外部发力。史鸣飞创立的翌飞锐特就是来自外部的这股劲。

  翌飞锐特的产品分为翌飞链、翌飞云与有舱网三个业务板块,分别提供航空货运产业数字化链条服务、中小货运企业数字化SaaS服务以及智能化航空信息服务。

  “翌飞链”将航空社区平台、电子教育平台、移动服务平台以及关务信息平台连接到一起,形成一个以翌飞链为核心的数据交换网络,实现全程无纸化操作,支持货物信息一站式录入、多点式发送,符合航空物流一点到多的业务特点。相较于传统纸质申报单的填写,大幅提升了业务操作效率。

  “翌飞云”则是针对中小货运企业的数字化SaaS服务,帮助中小物流企业快速接入航空公司的数字化运营模式。一方面帮助物流企业搭建数字化平台,提升运维决策效率,另一方面也在外部接口上适配翌飞链,组成航空物流全栈式服务生态,打通航空物流信息化的最后一步。

  在此基础上,翌飞锐特又推出了“有舱网”电子交易平台。这是一个航空货运界的携程,物流公司可以通过有舱网在线订舱,优化航空物流中的订舱环节,且价格透明。此前物流公司订舱仍需当面交易,甚至打十几个电话,过程十分烦琐。

  凭借这三款核心产品,翌飞锐特在行业中占有率已达到35%,2019年收入达到1.3亿人民币。

  翌飞锐特在成立之初,以互联网精神免费提供产品给客户使用。

  据史鸣飞介绍,最开始推出产品的时候,海关应上级要求采用无纸化办公,所有报关流程都要进行电子化操作,但很多物流货运企业仍采用传统的纸质材料报关。因此,翌飞锐特适应当时的市场环境给客户免费使用,迅速圈粉了第一批种子用户。

  随着翌飞锐特产品的落地,资本迅速发现这个项目在市场中的可行性。2014年,翌飞锐特获得了开物投资、汉能创投的A轮投资。

  随后,用史鸣飞的话来说,获得融资后自己开始有些“飘了”。公司团队从最开始的10个人迅速扩展到50人,海运事业部、陆运事业部、移动端开发一个没落,都被写进了史鸣飞当时的“宏图”之中。

  但快速膨胀的背后却是巨大的泡沫,免费模式除了好的口碑,什么都没有留下,迅速拓展的事业部也让企业显得“又肿又胖”。

  2015年7月,在史鸣飞生日当天,翌飞锐特迎来了“至暗时刻”——账面只剩3000元。

史鸣飞开始反思: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但是一旦风停了,谁摔得最惨?

  于是,从2015年下半年,史鸣飞开始精简人员至10人规模,将所有业务集中到航空物流运输平台的建设,同时将原本单一的产品迭代升级,并转为付费模式,确保企业能够通过产品创造稳定营收。

  “最开始从免费转向付费时,其实是比较担心,万一客户全部弃用产品了怎么办?”史鸣飞回忆道。但事实上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大部分客户都对其服务和产品都表示认同,也认为收取部分费用这件事是合情且合理的。

半年之后,翌飞锐特的现金流由负转正。

  经历了这段转危为安的经历后,史鸣飞意识到了现金流的重要性。

  “企业能够运行,首先一定要现金流稳定,要有自己‘造血的能力,纯靠资本输血必定走不長远。因此在今后的融资机构选择上,比起单纯的财务投资人,我更倾向能够提供资源的战略投资人。”史鸣飞对创业邦表示。

  2018年,翌飞锐特完成了由招商局创投投资的B轮融资。2020年下半年,翌飞锐特将开启新一轮融资以用于市场拓展和技术研发。

  时至今日,翌飞锐特已经到了100人左右的团队规模。

  “100人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规模,进可攻退可守,既灵活也抗压,因此公司将在一定时间内保持在这个规模。”史鸣飞表示。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快运兔打造基于互联网的AI智能化物流代管平台

    快运兔打造基于互联网的AI智能化物流代管平台

  • 大年初三,我送物资上火神山

    大年初三,我送物资上火神山

  • 壹站:做80万家中小物流公司的“百宝箱”

    壹站:做80万家中小物流公司的“百宝箱”

  • 点我达抢占即时物流风口

    点我达抢占即时物流风口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