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侣

一张迟到十年的全家福:疫情让“陌生父子”找回久违的亲情

作者:明眸 来源:伴侣 202008期 时间:2020-10-18

2020年春节前夕,一场不期而至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却也让所有人开始反思自己与家人之间的关系。55岁的马占友不顾自己身患癌症,执意加入防疫志愿者行列,与父亲十...

  2020年春节前夕,一场不期而至的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生活,却也让所有人开始反思自己与家人之间的关系。55岁的马占友不顾自己身患癌症,执意加入防疫志愿者行列,与父亲十年来形同陌路的儿子马永明也与父母一起奋战在抗疫一线,一个多月的并肩“战斗”,让马永明重新认识了父亲。那张迟到十年的全家福让马占友感慨万千……

患癌依然要为防疫出把力,“自私”父亲让儿子颇感意外

  2020年2月7日晚,辽宁本溪东兴社区居民马占友在饭桌上向家人透露:为落实省里新冠疫情一级响应,社区将进行封闭管理,人手不够需要招募志愿者,他已经报了名。

  马占友报名当志愿者,妻子范玉丽非常担心,丈夫是个淋巴癌患者,前后经历了6次化疗,目前正吃着靶向药,身体比较虚弱,当志愿者要长期值班,她担心丈夫吃不消,决定陪丈夫一起当志愿者,马占友很高兴,然而没想到儿子马永明却冷冷地对父亲说:“你身体这么弱,就别逞强了!”马占友看着儿子,满脸期待地说:“要不你也报名,咱们全家齐上阵!”

  面对父亲的邀请,马永明没有表态,而是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看到儿子转身离去的背影,马占友苦笑着,十年了,儿子和他这个当父亲的一直有着深深的隔阂——

  2009年6月,儿子马永明从一家中专学校毕了业,马上就要步入社会,马占友却没有丝毫喜悦。他和妻子文化程度不高,儿子初中毕业没能考上高中,而是进入了一家中专学校,这成了马占友心里永远的痛。

  儿子中专毕业的那段时间,亲友们的孩子考上大学的喜讯接连不断,让马占友深受刺激。眼不见、心不烦,他决定离家到外地打工。当年8月,他来到江苏南京打工,想到儿子19岁了,将来结婚要花不少钱,马占友除了留够自己的生活费,其余的钱都寄回了家里。

  此后十年,马占友每年春节后都要到外地打工,妻子觉得他在外地每月也就挣四五千元钱,还不如在家门口挣3000元钱,至少一家人能在一起。马占友却说将来儿子娶媳妇要用钱,能多挣一点是一点。虽然他嘴上的理由很充分,但内心的想法却是在家门口打工没面子,不如在外面自在。

  2010年正月初九,马占友背着打点好的行李又要外出打工,妻子拦住他不让走,马占友却执意要走。正在夫妻俩僵持的当儿,儿子马永明沉着脸从自己房间走出来,指着父亲斥责道:“你在外面挣那点钱,却把家里的事情都撂给妈妈,一点责任感都没有,简直不配做男人!”

  听到儿子这么说,马占友觉得他太没规矩,行李一扔就要打他,血气方刚的马永明冲上去想和父亲动手,立刻被母亲制止住了。冲突过后,马占友还是走出了家门。此后数年,父子俩几乎再没说过话。他患病后,儿子虽然也照顾他,但在一起却显得很尴尬。

  其实,马永明扭身回房后,心情也不平静。自从2009年父亲外出打工后,他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在公共浴室上班,每天早出晚归,晚上经常累得倒在沙发上不愿动。但只要他上早班,母亲都会硬撑着起来给他做早餐。这些年来,虽然父亲定时把打工挣来的钱寄回家里,可马永明还是觉得他是个自私自利的男人,只顾一个人在外面快活。每年春节父亲回家,马永明从不主动和他说话,饭桌上看都不看父亲一眼,吃完饭就回自己的房间。父亲也端着架子,从不主动和他搭话,父子俩形同陌路,内心横亘着一条看不见的鸿沟。

  2018年底,父亲从外地回家过年,马永明看到父亲瘦得厉害,腿也肿了,母亲带着他去医院问诊,最后确诊为淋巴癌,前后经历了6次化疗,2019年下半年开始吃靶向药。因为父子俩平时几乎没有交流,父亲住院一周后,马永明才第一次到医院陪护父亲,当时父亲浑身插满了管子,毕竟和父亲有着血脉亲情,马永明觉得父亲是那样地虚弱、无助,心里很不好受。在母亲的示意下,他给父亲倒了杯水,一声不吭地放到父亲床边,父亲看着他笑了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马永明发现,父亲其实挺在意他的,第一次到病房陪护父亲,父亲自豪地向病友介绍:“这是我儿子马永明,平时上班很忙,每年都是公司的先进工作者!”病友们都夸马永明高大、帅气,父亲眼里满是骄傲。随后一年多时间,父亲一直在放疗、化疗中度过,身体非常虚弱,但他却很坚强。2019年下半年吃靶向药后,父亲状态稍有好转。2020年春节期间,新冠疫情爆发,全国人民自觉在家封闭隔离,没想到“自私”的父亲却要报名当志愿者,这让马永明深感意外。

  母亲为了照顾父亲也报名成为了志愿者,马永明和父亲虽然有着很深的隔阂,但他觉得自己有责任照顾好父亲。于是,他瞒着父母也报了名,并请求社区把他们一家人分到一起。

“父子兵”防疫前线找回默契,迟来的“全家福”令人動容

  2020年2月9日早晨,马占友吃过早餐,穿好衣服,准备出发。出发前,他举着右手,对着镜子宣誓:“我一定要像共产党员那样,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牺牲,协助社区做好防疫工作!”看到父亲热血沸腾的样子,早已准备好的马永明催促道:快出发吧!

  看到马永明穿戴整齐,父母一脸诧异,马永明笑着说:“你们都上战场了,我也不能袖手旁观啊!”马占友兴奋地伸出大拇指:“好样的,儿子,我们全家齐上阵!”

  到了防疫卡点,社区党委书记看到马占友一家前来报到,她清楚马占友的身体状况,特意安排他们一家三口和另外一个志愿者守护一个卡点,任务是禁止外来人员进入,给外出居民发放出入证,并交代出行时间段。

  马永明清楚,父亲的身体遭受着病痛的折磨,每时每刻都不舒服,晚上经常被折磨得睡不着觉,只能偎在床头坐一夜。执勤卡点全程都要站着,担心父亲体虚,马永明便找来凳子让他坐下,可马占友却不肯坐,说他是来工作的,坐着执勤不像回事儿。

  上午11点左右,一位中年女子拎着一袋食物要进小区,马占友上前盘问,得知女子的母亲在本小区独居,她是来给母亲送食物和疏菜的,中午还要给母亲做饭。按照防疫规定,外人不得进入本小区,可是不让这位女子进来,老人就无法解决吃饭问题。防疫规定不能违反,还要兼顾实际情况,马占友一边安慰那位焦急的女子,一边打电话向社区书记汇报,书记的指示是让女子把送给母亲的东西先放在卡点,过后由志愿者送上门,老人的用餐问题由社区帮着解决。

  中年女子看到社区安排得比较合理,便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后放下东西走了。怕这位女子的母亲在家久等,马永明给父亲说,他腿脚快,先把东西给老人送过去。马占友点点头,说:“儿子,你去吧!”那一刻,马永明和父亲之间似乎有了某种默契。

  中午,马永明和父母在防疫卡点上吃的盒饭,饭后,马永明和母亲催父亲回家休息一会儿,不然身体吃不消,马占友同意了,临走前,他摘下手套,递给儿子,说:“明明,天冷你总不爱戴手套,手会冻坏的!”听父亲喊出“明明”二字,马永明心里一热,要知道,父亲已经十多年没有叫过这个名字了,小时候,他骑在爸爸的脖子上,父亲嘴里总是“明明”长“明明”短的,这些年来,父亲很少和他说话,偶尔叫他,也是冷冰冰地喊他“马永明”。

  三天后, 馬永明和父母又被调整到主要卡点,任务是疏导过往车辆以及进行疫情防控宣传等。在主要卡点上岗第二天,马永明去社区领防疫宣传资料回来,看到父母和一位工作人员正在抬一个报废的路灯杆,准备把路灯杆横在主要路口,他知道父亲身体虚弱,急忙跑过去替换父亲,没想到父亲坚持抬,说多个人多把力。

  把沉重的路灯杆从几十米远的地方抬过来,是一件力气活儿,马永明看到父亲累得满头大汗,喘个不停,赶紧倒了杯热水递过去,让他喝下驱驱寒,别把自己弄感冒了。马占友听话地接过水来,一口气喝了大半杯,还邀功似地看着儿子,眉眼里充满笑意。看到父子俩和谐的画面,范玉丽欣慰地笑了。

  下午三点,冬阳熙暖,马占友提议全家照一张“战地照片”。和他们一起值守的志愿者小杜是个爽快的女孩,为他们拍下了非常时期的全家福。

  马占友凝视着小杜传过来的那张全家福照片,兴奋地说:“十年了,这是我们家拍的第一张全家福,还是在疫情期间,很有意义!”马永明发现,下午下班前,父亲一有空就看那张照片,虽然戴着口罩,但眼神里却满满的都是爱。

  那天晚上,马永明睡觉前再次翻看了那张和父母的合影,他突然想起,父亲患病后,母亲有一天伤感地对他说:“明明,咱们得给你爸好好治病,这个家一个都不能少啊!”父亲在家康复的时候,马永明几次听到父亲悄悄给母亲交代后事,说不想再花钱治病了,儿子还没结婚,以后花钱的地方多着呢!马永明看到,每次和母亲说这些时,父亲的眼圈总是红红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疫情让他重新认识了父亲,久违的血脉亲情又回来了

  2020年2月中旬,辽宁降下十年来最大的一场雪。那几天,正赶上马占友周期性地吃靶向药,药物的副作用很大,他全身无力,腿脚肿胀,恶心厌食,尽管儿子和妻子都竭力劝他在家休息,马占友却坚持去值守,说在外边为抗疫出点力,比闷在家里开心。拗不过父亲,马永明和母亲只得同意。

  防疫值守期间,马永明被许多的人和事感动着。有位志愿者叔叔家离防疫卡点30公里左右,每天坐出租车来回上班,有时忙得一天只吃一顿饭,但那位叔叔却毫无怨言。在这些防疫志愿者当中,也有不少残疾人参与,马永明的叔叔就是其中之一。

  马永明和父母成为防疫志愿者的第三天,叔叔就摇着轮椅也加入了志愿者队伍,叔叔每天拎着小喇叭向居民循环播放防疫政策及常识。一天下午,马永明陪着叔叔在小区门口值勤,父母在另一卡点当班。下午天气非常冷,少有居民出入。也是闲着没事,叔叔和马永明聊起了家常,说到哥哥马占友,叔叔动情地说:“明明,没有你爸,我这个当叔的也许就不在人世了!”

  从叔叔口中,马永明得知,2005年秋天,叔叔患了重病,在省城大医院住了一个月,借来的钱已经花光,再也筹不到钱了,放弃治疗等于放弃生命。这个时候,父亲回到本溪做通母亲的工作,卖掉了家中唯一的住房,给叔叔筹钱治病。正是这笔钱使叔叔的病得到了医治,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说着说着,叔叔泪花闪烁。

  这让马永明很吃惊,这件事情父亲从未向他提起过,也没听母亲说过。在马永明心里,父亲一直自私自利、没有责任感。但叔叔所讲的事情,以及疫情期间父亲表现出来的社会责任感,让马永明重新认识了父亲,同时也为对父亲的误解而深感不安。

  2020年3月2日那天晚上,马永明和父亲在防疫卡点值守,8点过后,外面少有人迹,卡点上只有他们父子二人,马永明想对父亲表达些什么。没想到,父亲先开了口:“明明,爸爸一直想跟你说说心里话,这些年我对你和你妈亏欠很多,如果不是生病,可能咱们还一直心存芥蒂。为了能让你和爸爸亲近,爸爸甚至愿意早几年生病……”

  父亲说出这样的话,让马永明眼眶湿润了,父亲接着说:“我知道你和妈妈对我当年外出打工一直有意见,认为我没有责任感,不配做男人。其实,自打给你叔看病卖掉唯一的住房,我就觉得欠你们娘儿俩太多,我外出打工有爱面子的成分,可我一直在想,你马上就要结婚成家了,得赶快给你们娘儿俩买套自己的房子,虽然我在外面挣得不算多,可总比在家里多些,现在总算有了咱们自己的房子,爸心里刚踏实,没想到又病了,唉,真是不争气!”

  说到这儿,马占友捶打着自己,一直叹气,马永明自我检讨说:“爸,怪我不成熟,这些年让您伤了很多心,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您,通过这次疫情,我对您有了不一样的看法,您是个负责任、顶天立地的好爸爸,只怪儿子之前太自以为是了!”

  儿子的话让马占友心里暖暖的,他拍拍儿子的肩膀,欣慰地说:“明明,你是个好孩子,上班这些年一直在创先争优,每个月工资也都交给妈妈,生活上没有不良嗜好,爸爸一直以你为傲,在朋友面前经常夸你,爸爸生病后,你不声不响地花了一万多元钱给我买药,爸爸觉得很幸福,如果有来世,爸爸还想和你做父子,我一定会做个好爸爸!“ 说着说着,马占友眼眶湿润,马永明更是泪流满面。

  这次非常时期的父子对话,彻底填平了横亘在父子之间长达十年的鸿沟。这次疫情也让马永明体悟到亲情的可贵。如今,疫情缓解,马永明上了班,他和母亲细心地照顾着父亲,有了亲情的温暖,马占友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

  也正是因为这次疫情,马永明和父母爱上了做公益。2020年6月5日是国际环境日,这一天,他们全家戴上红袖箍,穿上红马甲,与其他志愿者们一起又出现在了本溪南高速路口,进行护林防火宣传。马永明和父母用小家的热度,传递着大爱的正能量,成为人间一抹最靓丽的风景线。

  责编/伊和和

  E-mail:[email protected]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疫情中最温暖的老板娘,在家人的关爱中勇敢前行

    疫情中最温暖的老板娘,在家人的关爱中勇敢前行

  • 当婚礼遇上疫情,云婚礼开启结婚新模式

    当婚礼遇上疫情,云婚礼开启结婚新模式

  • 封得住的城,封不了的爱

    封得住的城,封不了的爱

  • 女将军陈薇:只要祖国需要,随时出征一线

    女将军陈薇:只要祖国需要,随时出征一线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