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侣

职场性骚扰余波,被辞退的女员工维权能否获胜

作者:永剑 来源:伴侣 202008期 时间:2020-10-16

女员工遭遇职场性骚扰,男上司为此被治安处罚。然而,事隔不久,受害女员工却接到单位通知,她的劳动合同被解除。那么,职场性骚扰与这次解除劳动合同有没有关联?被辞退女员工...

  女员工遭遇职场性骚扰,男上司为此被治安处罚。然而,事隔不久,受害女员工却接到单位通知,她的劳动合同被解除。那么,职场性骚扰与这次解除劳动合同有没有关联?被辞退女员工又将何去何从?2020年2月23日,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了判决书……

拒绝“潜规则”?

  家住广东省中山市的周盈,2007年8月入职该市某机械制造公司。2015年9月初,周盈与公司签订了无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

  周盈最初在公司做装配工,她勤勤恳恳做事,得到领导和其他员工的一致认可,在流水线上一干就是八九年。

  2017年4月上旬,新上任的公司副总王勤找周盈谈话,他首先对周盈一贯的工作表现予以了充分肯定,然后关切地说:“你长得这么漂亮,又是资深员工,还在流水线干装配的粗活,我心里怪不忍心的。”王勤表示,他会向公司老总建议,按照周盈的资历和表现,重新安排她的岗位。周盈闻言,觉得这位新上司平易近人,并且关心体贴下属,心里非常感动。她当即表示,调整工作岗位后,一定好好工作,不给领导丢面子。王勤微笑着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一个月后,公司人事行政部下达了任职通知,周盈担任产品质检部主管,主要负责生产现场到成品发货全流程的质量管理工作。从流水线的装配工,升任质检主管的职位,不仅工作体面,每月的收入也多出近千元。周盈对王勤十分感激,她和丈夫唐鹏商量后决定请王勤吃饭,以表达真诚的谢意。

  定好了饭店,周盈去王勤的办公室当面邀请他。王勤起先表示同意,但得知周盈的丈夫也要出席时,王勤突然变卦了。王勤还让周盈转告她的丈夫“心意领了”。周盈提出推迟几天也可以,时间由王勤定。王勤说:“还是算了吧,我的饭局有的是,礼物更不能收。”周盈觉得可能是王勤顾及到公司纪律和同事关系,就不再勉强。

  质检主管的工作,对周盈来说,是全新的领域。为了胜任岗位职责,周盈除了日常的自学外,还经常向在这方面具有丰富经验的王勤请教。王勤也是毫无保留地给她指导。但他却时不时说些“我喜欢你”之类露骨的话语,这让周盈觉得很尴尬。渐渐地,除非因工作问题迫不得已,周盈尽可能不与王勤单独接触。2017年8月中旬的一个周五,王勤通知周盈:“产品急等着出货,你带人加班把把质检关。”王勤说自己也要跟进这项工作,加完班让周盈到他办公室进行汇报。

  当晚9时左右,周盈来到王勤办公室。王勤满嘴酒气,心不在焉地听着她的汇报。渐渐地,周盈感到气氛有些不对,正准备离开,王勤突然站起身拽住她说:“别急着走嘛,我帮了你的忙,你还没有感谢我呢。”周盈当即沉下脸问:“你要我怎么感谢?”王勤说:“你心里清楚得很,何必端着啊!”边伸开臂膀要抱周盈,边讪笑着说:“我太喜欢你了,你不是要感谢我吗?从了我,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周盈用力挣脱并推开了王勤,气愤地说:“王总,我一向敬重你,请你也尊重我!”王勤恼羞成怒道:“不是我,你现在还在流水线上卖苦力呢,真不懂事,40岁出头的女人,连潜规则也不明白。”周盈表示,她宁愿回到流水线上,也绝不与王勤苟且。

  周盈摔门而去,王勤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站在原地恨恨地说:“不识抬举的傻女人!”

被解除合同??

  周盈与丈夫唐鹏感情很好,为了避免产生误会,她把这次被王勤性骚扰的遭遇藏在了心里。此后,即使需要汇报工作,她也是打王勤办公室的电话说事,尽可能避免与这位上司面对面。

  然而,尽管周盈在工作上尽心尽力,王勤总是能找出她的问题,不时在电话里对周盈提出严厉批评。还经常突然袭击,临时通知她加班。2018年3月8日,按照惯例,女职工可以休假半天,周盈已安排部门女职工一起到温泉度假村去玩。哪知,当天上午,王勤却突然打电话通知周盈,公司要赶着出货,质检部门的女职工一律不放假,晚上还要加班。周盈据理力争地说:“这是女职工应享有的待遇,凭什么说取消就取消,质检部的男同志完全可以顶上。”王勤在电话里吼道:“你还想不想干了?”周盈也不示弱,她对部门女职工说:“哪怕我们辞工,也要休这个假。”

  第二天上午,王勤通知质检部门全体职工开会。会议主题为讨论质检岗位职责与产品质量问题。王勤在会上强调,大家在工作过程中要合理分工,严格服从管理,不要像周盈昨天那样,不顾公司的紧急任务,不仅自己拒绝加班安排,还煽动大家辞工,集体擅自离岗。周盈当即站起身辩解道:“你这是故意整我!”但她还是保留了情面,没有说出被性骚扰的事。王勤拍着桌子说:“你不配做部门主管,我会向董事会汇报,罢免你的职务。”周盈秒回道:“遇到你这样不讲道理的上司,大家都不要干了。”一些年轻的职工遂跟着起哄,会议被迫中止。

  周盈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有一些后悔。但覆水难收,她的话被人放大传遍了公司上下。有人指指点点说:“都是王副总惯出来的,她才这么大胆。”人事行政部李部长出面找周盈谈话,并要求她就煽动大家集体辞工的言论做出检讨,周盈起先不答应,李部长说:“要顾全大局,给王副总一个台阶下,否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周盈犹豫片刻同意了。

  2018年3月13日,质检部、人事行政部、员工代表、工会召开会议,让周盈宣读了检讨书,周盈当众承认当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说出了过激的言论。

  2018年5月中旬的一个周末上午,周盈接到王勤打来的电话,说要与周盈见面沟通沟通,他可以把周盈调回质检部,并恢复原职。周盈把電话挂断,告诉丈夫唐鹏事情的经过,并哭诉了自己的委屈。唐鹏认为,王勤之所以仍然那么嚣张,关键是缺少王勤性骚扰行为的证据。他提出带上高清晰度的录音笔,由自己去会会对方。周盈也觉得唐鹏说得在理,但她担心唐鹏出面可能会控制不住情绪,还是由她去见王勤比较稳妥。傍晚,周盈打电话问王勤在哪儿见面,王勤大喜过望,说:“我在办公室加班,你过来吧。”

  唐鹏把妻子送到单位门口之后,就留守在附近。周盈独自进了王勤的办公室,王勤满脸堆笑,用手指了指沙发说:“你终于来了,请坐!”接着起身倒茶,他轻轻地把水杯放到茶几上,劝周盈想开一些,同时还说了很多不堪入耳的话语,接着就开始对周盈动手动脚,周盈猛抽了王勤一记耳光,跑出了办公室。这个全过程,都被周盈录了下来。

  2018年8月28日,人事行政部决定将周盈的职位由质检部主管调整至辅料组主管,并要求周盈于第二天到辅料部门工作。周盈不同意调岗,便没有到新部门上班。公司当天作出员工处罚意见和申辩通知书,告知周盈公司与其解除劳动合同。

  接到公司告知书的次日,周盈和唐鹏到公安机关报警,反映王勤性骚扰的行为,并提供了录音证据。民警当即传唤王勤,王勤无可抵赖,承认先后两次对周盈进行性骚扰。2018年8月31日,公安机关认定王勤不择手段骚扰周盈,对他作出行政拘留十日的行政处罚决定。

  2018年9月3日,公司对王勤作出了留用察看处分。

支付赔偿金

  2018年9月17日,周盈申请劳动仲裁,中山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同年12月21日作出裁决,公司须支付周盈2018年4月至8月的工资差额2750元、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1.8万余元。机械制造公司不服仲裁裁决,向中山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请求依法判令其无须向周盈支付工资差额和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合计12万余元。

  法庭上,机械制造公司陈述,周盈于2018年3月9日煽动员工辞职,导致公司局面不稳定,影响了工作效率。同时,周盈被其上司王勤骚扰,公司出于保护周盈的目的调整其工作岗位。岗位调整后周盈仍然是主管,调整前后的两个岗位待遇也差不多,且公司从未说要降低其待遇。此外,周盈有段时间在原岗位消极怠工,出现多次违规现象,公司因此与周盈解除劳动合同并不违反法律法规。

  周盈当庭陈述,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她的平均工资为5371.38元,2018年4月至8月她每月的平均工资降低了550元。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为劳动合同纠纷。关于机械制造公司是否克扣周盈2018年4月至8月的工资每月550元事宜:依据《广东省工资支付条例》第十六条“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工资支付周期如实编制工资支付台账。工资支付台账应当至少保存两年”的规定,用人单位对工资台账的保管义务为两年,故机械制造公司应对是否克扣工资的问题承担举证责任。机械制造公司认为周盈工资较以往降低的原因是其煽动员工辞职,导致工作效率降低,影响了评分,从而减少了奖金,但其并没有提供评分的标准和2018年4月至8月的评分结果以及期间的奖金计算方式,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故其应支付周盈2018年4月至8月的工资差额2750元。

  关于是否属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的问题:公司调岗的理由是避免职场性骚扰、周盈消极怠工。避免职场性骚扰的理由不具有调岗的合理性,至于周盈消极怠工,不能胜任原工作岗位,公司亦没有提交证据予以证实。另,周盈原任质检部主管,从事的工作内容与被调往的辅料组显然存在区别,公司未能证明调整周盈岗位的合理性,也未能证明已向周盈告知其调整岗位后薪酬保持不变,在双方未能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公司在作出调岗通知书的次日即以周盈不到新岗上班属于违规为由与周盈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故应向周盈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11.8万元。

  机械制造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维持一审判决。2020年2月,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落槌定音,某机械制造公司共计向周盈支付120750元。

  法官点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需支付赔偿金。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劳动者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当继续履行;劳动者不要求继续履行劳动合同或者劳动合同已经不能继续履行的,用人单位应当依照本法第八十七条规定支付赔偿金。第八十七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违反本法规定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合同的,应当依照本法第四十七条规定的经济补偿标准的两倍向劳动者支付赔偿金。本案中,周盈签订的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非正当理由不得随便辞退。而机械公司提出的避免周盈被性骚扰等理由,属非正当理由,故法院两次审理均判决其败诉。

  此外,需要强调的是,面对职场性骚扰,受害方不能一味沉默。职场上,男女同事之间的交往应当遵循公序良俗,但是,现实生活中,女性常常面对男同事,特别是能够对自己工作带来影响的男上司的性骚扰。对此,女性对自己應设定一个基本的原则,在此原则内,对于一般的玩笑,可不用理会,但如果对方的行为变成明显的骚扰,则应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并严厉制止这种骚扰行为,沉默只会纵容对方,对自己更加不利。

  责编/伊和和

  E-mail:[email protected]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职场女性在餐桌礼仪中应注意哪些事项

    职场女性在餐桌礼仪中应注意哪些事项

  • 职场女性如何告别“小肚腩”

    职场女性如何告别“小肚腩”

  • 剥虾皮是爱,做程序也是爱

    剥虾皮是爱,做程序也是爱

  • 遭遇了性骚扰,我该怎么办?

    遭遇了性骚扰,我该怎么办?

网友点评
精彩导读